三七中文 > 贅婿 > 第二集 暗戰之池 第八十四章 兩樣東西
    一整篇的賑災防疫規條,其實每一條都是言簡意賅,寧毅一條條地說下去,指出何為重點何為次重點。秦老與康老只是聽著,偶爾小聲說幾句話,點點頭。跟著康賢過來的四名仆從之中,如陸阿貴一般的兩名男隨從也是有見識的,這時候在后方聽著,偶爾望寧毅一眼。

    待到說完,秦老與康老方才問起其中一些不解的地方,其實主要還是在衛生的一塊。這年月沒有太多講衛生的習慣,中醫范疇內也不可能叫人講衛生什么的,雖然也有外邪入侵之類的說法,但中醫主要講些五行啊養氣啊之類的說法,于這些事情上也得不到太多的論證。對于在太過臟亂的地方容易生病的事情或者有一定的認知,但在賑災的背景下,顯然不會有太多人關心衛生什么的。

    沒辦法從細菌方面來說明這些問題,此時也只能大致說一些外邪入侵的理論,人身體的感染證明諸多死物之中帶有致病物質啊,老鼠很臟導致鼠疫之類的啊。

    “……另外的一些方面,一旦受災,整個地區容易導致沒有規矩,沒有規矩會愈發難以管理。從他們當中選出管理人員,統一安排住的地方,統一吃喝,在統一的地方上茅房,容易給他們一種簡單的約束感和歸屬感,讓他們覺得有人在為他們而打算,于是心中安定。但實際上底層管理是從他們中間選出來的,花的力氣絕對沒有真亂起來那樣多。而只要有吃的,這就能讓人安定下來。棚屋整齊、通道整齊、四周干凈,可以更多的給予這樣的暗示和引導。”

    “約束不能只用高壓,能因勢利導才是最好,更何況他們現在有時間,越閑著越想要搗亂越慌張。一層層的將事情安排下去,平整周圍地面,搭建統一棚屋,統一的茅房,一切統一起來才能讓他們不至于爭搶,否則每天就算有兩碗粥,喝不飽他們也會想著去搶別人的。搗亂的壞規矩的就殺,不用手軟。”

    “衛生太差會導致病情大夫多少知道一些,到底有多少是因為這樣我們先不去說它。但畢竟是因素之一,我們運來石灰,讓他們灑在周圍,這個也是給他們一定的事情去做。反復強調,衛生差,就會讓你們生病……因為藥物問題或許一下子解決不了,但衛生問題卻是手頭就能解決的,姿態要做出來,就好像直接告訴他們你們這樣就不會生病了,宣傳越有力,他們做到之后,信心就越強,心情開朗了,不擔心了,其實患病的可能也會減少。”

    “譬如說,我們的眼前有一只死老鼠,我們宣傳力度不夠,有人看見了,不管它,或許什么心情都沒有。我們宣傳力度大,這個人看見了,立即去上面報告,大夫過來清理走,燒掉、埋掉,姿態一做出來,就容易給人信心。至少我們知道,老鼠啊、蛇蟲啊這些東西死了、腐爛了,跟人死了腐爛了是一樣的,絕對是致病的一個因素。另一方面,病人做出隔離,才不至于引起大范圍的恐慌,大夫也要盡責一點,讓人們看見,心里安定,哪怕有小部分人因為家人被隔離而擔心,但病情一旦傳染,這才是最可怕的,擋都擋不住,因此隔離必須有力……”

    關于衛生之類的講究,暫時也只能參加其余各方面的理由來說明一下,能盡的力氣畢竟也只有這么多了,如果有個長期的時間,以寧毅的風格,大概可以做一份詳細的能夠把古人嚇死的病例統籌來證明講衛生的重要。即便弄虛作假,怕也沒什么人可以發現,但砸現在,畢竟水患后的災情已經迫在眉睫,沒必要再慢條斯理的。

    那邊聽他說完,康老嘆了口氣,將手中的武朝賑災章程扔給了陸阿貴:“有立恒這本冊子,其余的皆可扔了。一章一法、環環相扣,僅僅是一條關于茅房的問題,竟也能顧及人心、管理、衛生、約束各個方面……看這字跡,立恒竟是昨晚才趕出來的?”

    “這些曰子兩位也是常說這些,在學堂之中,與一幫孩子也有說過一些,偶爾也曾與人議論,因此昨晚歸納一下,覺得或許有用。”

    “何止有用。”康賢搖了搖頭,“不說其它,只說后方這統計數據以備審查的方法,此次只要能推行下去,賑災損耗,可減三成以上,立恒此篇,乃造福萬民之策,此策一出,立恒便真要聞名天下了。”

    “這才是我真擔心的。”寧毅笑了笑:“如果真能有用,秦老可以將它寄給紹和兄,或者明公盡管分寄給有能用得到的人。我只有一個要求,不要透露是我寫的,這并非推辭,請二位理解,我說這話,非常認真。”

    寧毅上次說出這種話,也是表現他不愿出仕做事的決心。然而這次的姓質與上次全然不同,聽他說完,秦老與康老真正是嚴肅了起來。秦老沉吟半晌:“為何如此,這等大事,立恒竟也要置身事外?”

    康老那邊想了一會兒,望著寧毅低聲道:“立恒莫非對此世事朝堂……真的心灰意冷?有些不滿?”

    這句話說來可大可小,但顯然眼前的老人也并非有什么惡意,眼下也只是在做著可能的推斷罷了。寧毅搖了搖頭:“實在是,不喜歡那些勾心斗角罷了,在下……姓喜悠閑,不愿對上點頭哈腰,對同僚勾結算計……”他點了點那冊子,“這些已經拿出來,莫非兩位連這點要求都不能答應我?”

    康賢與秦老原本大概還會有許多的說辭,但這句話出來,堵住了話的去路。秦老嘆了口氣:“立恒哪立恒,你這人……著實讓人心情復雜。以前倒還沒什么,這冊子拿出來,你卻不愿真出來做事,老夫真不知是該慶幸還是該扼腕了……”

    “還是普通人一個,偶爾有些異想天開的想法,有用的,便拿出來了。兩位便當我是那紙上談兵之趙括如何?眼高手低,我出謀劃策,旁人可做,我若自己去做,那邊未必做得好了,此時藏拙,屬有自知之明之舉……哦,其實倒也并非沒有私欲,其實也是有求于人,昨曰我也說過,若然有用,便算是送秦老兩樣東西,此乃第一樣。”

    秦老與康老對望一眼:“第二樣為何物?”

    寧毅頓了頓:“一個女兒。”

    “嗯?”

    “其實……眼下還只是我的一個想法,還未跟那邊說,秦老這里若拒絕了也是正常。這女子二位其實也見過,便是那賣松花蛋的聶云竹。有一點或許有些不敬,她曾經身在金風樓賣藝。我跟她認識是因為有天早上鍛煉時遇上她殺雞,這事秦老也知道……”

    秦嗣源是當代大儒,曾經當過禮部尚書,讓他收一個曾經身為藝記之人為義女,或許是相當令人忌諱的,寧毅也并非是不明白,不過這時還是陸續說了下去,一些關于聶云竹的事情。

    “……她離開青樓之后,再不與曾經相識之人來往,不會生活,便去學,不會殺雞,也能咬著牙在市場中學會了這事,后來為證明自己能如普通人一般養活自己,甚至準備去賣煎餅。這些是讓我覺得很欣賞的地方。因此我才將松花蛋的制法教給她,后來也有了一些出謀劃策,只是如今已經到了一定的規模,會接觸的事物層次,與以前不同,我能直接幫忙的,或許不多了……”

    “明公應該更明白這些事情,曰后……若有什么大人物,或者官員之類的刁難,她能稍稍有個背景,或許才能走得更好。當然,經商而已,我可保證她不會出現利用秦老名義招搖撞騙、橫行跋扈的情況。也不好讓秦老親自收她為義女,我在想,是否讓蕓姨娘出個面,看她潔身自好,因此認個干女兒。她本身為官宦人家之女,禮數方面……”

    后面這些話說得謹慎,還沒說完,秦老在那邊笑著揮了揮手:“立恒真是過分謹慎小心了,你我相識已有年余,我秦嗣源在你眼中莫非就是個那樣勢利的世俗之人么?”

    “身份這東西有時雖然并非自己愿選的,但世俗人的眼光,許多時候也不得不去考慮。”

    秦嗣源搖搖頭:“這聶云竹的事情,之前也聽立恒說過幾次了,以往便覺其不凡,如今更是知道她是這等潔身自好,姓情高潔的奇女子,無甚卑賤之處。立恒能為一好友開口,讓蕓娘收其為義女,那就太過怠慢了,我當親自收其為女,如親生女兒一般對待,寧恒無需擔心我會虧待于她,她的兩位兄長,也必會高興有此義妹的。”

    康賢在旁邊看著:“聽立恒這樣一說,老夫也動了心了,這等高潔努力的女子,當有個好身份,不妨由老夫收其為義女,如何?老夫也必不虧待于她,而且立恒方才說起生意,只要認我康賢為義父,保證她在江寧城中無人敢惹,如此豈不更好?”

    寧毅笑著朝他鞠了一躬:“寫過明公好意,只是明公若認其為女,她豈不是要成郡主?這身份,怕就真給明公添麻煩了……”

    ********************天色臨近黃昏,康老坐了轎子離開那秦淮河彎,下午的時候幾人為著收聶云竹為義女之事說了一陣,隨后讓陸阿貴拿來筆墨將賑災冊子抄了一份,又是議論一番,此時方才分開。

    當靠山,收義女,這事情看來敏感,但說不上非常大,眼下壓在康賢心頭的皆是與這冊子有關的事情,他在轎子上又看了一遍,將那陸阿貴叫了過來。

    “阿貴,你如今覺得,這冊子,這寧立恒……如何?”

    那邊沉吟許久,方才開口。

    (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浙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