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生野性時代 > 512【洪偉國被KO了】
    今年春晚,最火的節目當屬《賣拐》,這個小品讓腦筋急轉彎突然流行起來。

    聶軍在宋維揚家里過得很自在,好吃好喝的,一個星期就胖了兩斤。這家伙總是凌晨五點起床,練什么傻乎乎的樁功,接著又是練拳和練劍,足足練到八點鐘才開始吃早飯。

    宋述民經常在外面奔波談生意,也雇了個散打運動員做保鏢。再加上宋維揚的保鏢洪偉國,每天早上三人在宿舍園區空地上鍛煉,各練各的,蔚為奇觀,吸引了不少左鄰右舍前來圍觀。

    大清早,宋維揚抱著小若兮下樓,那三個家伙已經在忙活了。

    聶軍正在練那套武當太乙劍,大部分時候動作都慢吞吞的,但也偶爾會突然加速,整體而言更像是公園里的老頭兒劍法。

    洪偉國則只練習第三套軍體拳,此時中國的軍體拳共有三套。第一套是普通的套路練習,主要作用為強身健體,練得再好也只能防身自衛;第二套主要練習摔打、奪刀、奪槍、襲擊等基本格斗動作,精巧實用,一招制敵;第三套兼具前兩套的優點,融合了南北拳法的精華,難度極大,動作復雜。

    宋述民的保鏢叫做張大鵬,練中國式摔跤出身,半路轉型成散打運動員。就在幾個月以前,張大鵬參加首屆中國武術散打王爭霸賽,在75公斤級的過關賽中被淘汰(過關賽采取循環積分制,積分前四的選手直接打半決賽),然后經人介紹被宋述民雇傭為保鏢。

    張大鵬先是跟洪偉國一起跑步,接著又做熱身動作,然后逮著小區里一棵樹,蒙上沙袋瘋狂的起腿揮拳,同時還配合著各種步法進行練習。

    三人之間驢唇不對馬嘴,一個是傳統武術,一個是軍體格斗,還有一個是職業運動。

    宋維揚牽著小若兮旁觀片刻,突然說:“你們切磋一下唄。”

    “可以啊,”張大鵬自從當了保鏢以來,已經很久沒跟人對練了,現在終于找到機會,他問,“切磋的時候用什么規則?”

    宋維揚道:“當然是無規則啊。”

    “無規則的話,小張比較吃虧。”洪偉國道。

    不管是拳擊、散打、泰拳、踢拳、空手道、跆拳道,還是號稱無限制格斗的ufc,其實說穿了都屬于現代體育運動。既然是體育運動,那么就必須制定體育規則,運動員長期遵守規則之后,打街頭實戰會下意識的“循規蹈矩”。

    就拿擂臺無敵的巴西柔術來說,一個十字固就可以宣告比賽獲勝。但曾有這樣的新聞,某職業拳手使用十字固制服街頭混混,混混卻拼著斷臂的危險,用另一只手掏出刀子,反手握刀在拳手肚子上猛戳,幾刀下去就把拳手給戳死了。

    事實上,就算混混不用刀,直接掏襠抓鳥也是一樣的。擂臺規則不能掏襠,所以巴西柔術放棄了致命部位的防御,但真遇到街頭斗毆就是個笑話,還遠遠不如拳擊管用。遇到一對多的時候,人家拳擊至少可以邊打邊跑,巴西柔術只能逮著一個躺地上玩,剩下的一人一腳都能把他踢死。

    張大鵬扭扭脖子,掰著手指說:“沒事,無規則也可以玩玩。”

    “那就來吧。”洪偉國也早就手癢了,他在部隊可是經常跟人對練的。

    聶軍收劍入鞘,興致勃勃圍觀,小區里的居民也有好幾個過來看熱鬧。

    洪偉國和張大鵬相對而立,雙方的姿勢居然差不多。他們踩著步子相互試探一番,洪偉國突然側腿低掃,張大鵬被掃中小腿卻微絲不動,反而一個刺拳砸向洪偉國的面部。

    “好快!”

    洪偉國雖然迅速閃避,但還是被擦中顴骨,雙方非常有默契的同時退后。

    這依舊屬于試探進攻,洪偉國還想要再起腿,卻被張大鵬搶先一步,一個直蹬把洪偉國蹬得膝蓋酸痛,再蹬幾次估計這條腿就廢了。

    洪偉國明顯感覺對方比自己腿功厲害,他耍了個假動作,突然近身起膝直接頂中小腹。

    張大鵬腹部挨了一膝,居然生生扛下來,猛地把洪偉國給推開,然后連續側踢洪偉國的小腿。這平平無奇的幾腳側踢,居然把洪偉國搞得失去平衡,接著一套組合拳突破中門防御,最后一拳狠狠擊中洪偉國的下巴。

    “轟!”

    洪偉國直接仰面倒地,干脆利落的暈過去,這位上過戰場的老兵竟然被ko了,前后用時還不到50秒鐘。

    “我操!”宋維揚吃驚不已。

    張大鵬蹲下去拍洪偉國的臉:“洪哥,你沒事吧?”

    洪偉國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又搖了搖腦袋,捂著下巴說:“沒事。”

    “承讓了。”張大鵬笑道。

    洪偉國搖搖晃晃的爬起來說:“什么讓不讓的,是你更厲害。”

    張大鵬笑道:“我畢竟是吃這碗飯的,正面對打你肯定打不過我。你的力量還不錯,但速度和抗擊打能力都很欠缺,如果去參加散打拳王爭霸賽,你很可能連過關賽都打不進去。”

    洪偉國本來還有些郁悶,聽對方這么一說反而釋懷了,他活動著下巴道:“也對,這是你吃飯的家伙,我打不過你很正常。”

    洪偉國以前是一個軍人,他需要訓練的東西很多,只能說各項技能非常全面。而張大鵬只需要練習散打,不會因為別的東西分散精力,徒手正面搏斗自然更勝一籌。

    就單說抗擊打能力吧,張大鵬天天都會被各種器械輪番毆打,這是一個搏擊運動員的日常生活。而當兵的肯定不會這么玩,真有練習挨揍的閑工夫,還不如多去靶場打幾發子彈。

    當然,這并不代表張大鵬更適合做保鏢。

    比如面對持刀、持槍的歹徒,又或者同時面對多個敵人,洪偉國肯定能發揮出更大的作用。甚至兩人如果玩器械,隨便找根棍子對打,洪偉國都能把張大鵬打到生活不能自理。

    還是那句話,術業有專攻!

    再天才的數學家,都算不過職業圍棋選手。

    宋維揚笑著對聶軍說:“你也上去試試?”

    聶軍連連搖頭:“我又不傻。欺負普通人我游刃有余,對付職業拳手我只有挨揍的份兒。”

    “看來傳統武術不行啊。”宋維揚開始玩激將法。

    聶軍非常嚴肅地說:“首先,我主修的是劍法,徒手格斗我一直不怎么會;其次,我練習劍法的時間也很短,不能體現傳統武術的精髓;再次,我缺乏對戰經驗,就算讓我再練幾年,面對擊劍運動員也多半會輸;最后,我特么練這些又不是為了打架,是在修身養性好不好!”

    宋維揚說:“你如果對劍法感興趣,可以去請教于承惠,就是《少林寺》里那個反派演員。”

    聶軍道:“如果純粹比試劍法,他肯定打不過鐘云龍道長。”

    宋維揚笑道:“你剛才說實戰經驗,道士也經常打架嗎?”

    “肯定打架啊,”聶軍解釋道,“在1994年以前,傳統武術界經常踢館約架的,武當三豐派在各地都有會館,敞開了大門隨便讓人踢館。那些年,鐘云龍道長年輕氣盛,不知道把多少踢館的打得吐血。特別是中午,他喜歡睡午覺,起床氣很大,這個時候去踢館,絕對被他打得很慘。現在不行了,從94年嚴打之后,公安機關禁止民間踢館行為。”

    “真那么牛逼?”宋維揚說,“我只知道武當有個叫陳師行的很厲害。”

    聶軍笑道:“陳師行是鐘道長的徒弟,而且是最受器重的徒弟。因為陳師行的脾氣性格,跟鐘道長年輕時很像,我的太乙劍還是陳師行代傳的。鐘云龍道長的實戰經驗非常豐富,他小時候練岳家拳和楊家拳,看了《少林寺》就去嵩山學藝,在少林寺學了三年又轉投武當山。十多年前,鐘道長受命下山尋訪散落在民間的武當道士,能請的就請回武當山,請不回去的就學習功法。別看鐘道長只是武當三豐派傳人,但他身負武當八仙門、玄真門、八卦門等多派功夫。鐘道長24歲就被任命為武當總教習,并創辦武當道教武館,如果他沒有真功夫,那么年輕能夠服眾嗎?”

    宋維揚咂嘴道:“聽你這么一說,哪天我也去拜訪一下。”

    宋維揚不知道的是,作為武當山紫霄宮住持,鐘云龍道長由于俗務纏身,再過幾個月就會離開紫霄宮。而因為武當山的旅游業越來越發達,兩年之后,鐘云龍道長辭去全部職務,直接帶著親隨弟子隱居了。后來央視攝制團隊造訪,死活想采訪鐘云龍,終于在武當峭壁的一個山洞中找到,這位道長已經閉關修煉了整整三年。

    鐘云龍的閉關也很瀟灑,既然被央視記者打斷,那就又出來活動唄,甚至偶爾還會參加綜藝節目錄制。

    順便一提,金山軟件的創始人裘伯君,后來也做了鐘云龍的記名弟子,并且還是鐘道長閉關之前收下的……

    在宋維揚眼中,聶軍顯然是朵奇葩,但這種奇葩還真不止一個兩個,只是我們平時很少見到而已。

    (昨天地震好嚇人,樓房持續搖晃了幾十秒,吊燈蕩得跟秋千一樣,老王都感覺自己快完蛋了,希望震中心的朋友能夠平安健康。)

    (三七中文 www.uppmex.tw)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浙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