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逆流戰國當名嘴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娘不能死
    陰晉城,驛館。

    入夜后,在吃晚餐的時候,眾人意外發現自己的頭領千夫長馬沒有現身,吃完晚飯之后,杜摯派人將這八個百夫長請到了自己的書院。

    看著眾人忐忑不安的目光,杜摯不茍言笑,開口說道,“本官讓馬橫辦理一件緊急軍務,他要離開一段時間,這段時間本官親自統領你們,你們要精誠合作,切不可有一絲一毫的懈怠,否則本官定然嚴懲不貸!今天的晚上你們就不要埋伏在院子里了,按正常作息休息,明天一早,我們就返回咸陽,你等聽到了沒有?”

    “大人,我等聽明白了!”

    那人位百夫長不疑有他,齊聲說道,不少人心中倒有幾分竊喜,這馬橫平時對他們非打即罵的,杜大人雖然嚴厲,但能賞罰分明,不偏不倚,這樣算來他們日子好過多了!

    等這幾名百夫長退出之后,杜摯在書房慢慢走了一圈,又信步走入小院,站在一棵槐樹下佇立良久。

    ……

    一輪明月掛在樹梢上,透過繁茂的枝葉,灑下點點的月光。

    這一片片月光,像一群銀色的小魚兒,游進一扇鐵欄桿窗戶,黑暗中突然一聲咳嗽,將這群魚兒驚得四散。

    “胡大娘,你老沒事吧,快把背靠過來,我幫你拍拍!”

    “余胖子,你這個蠢貨,現在被人打成死狗,大白天居然敢來行刺,你是不是腦袋長在屁股上了!”

    胡大娘一邊咳一邊罵道,隔著一道鐵欄門,余胖子挺著一個大肚子躺在地上咯咯笑了起來。

    “你還笑!”

    胡大娘用兩個手肘在膝蓋配合下交替運動著,爬到了欄桿邊,習慣性的伸手想去掐余胖子腰上的肉,但是手臂剛舉到空中,就被編輯部的人發現,

    只好一口水狠狠地吐在魚胖子臉上!恨恨的罵他道,“這個笨蛋,現在就像沒了殼的雞蛋,身上血淋淋,一塊好肉都沒有,活該!”

    余胖子這時樣子極為凄慘,整個人被打成一個血球似的,他一口血水吐了出來,“多謝胡大娘,我知道你是怕我昏死過去,一睡就不醒來了,所以故意用這話來刺激我!”

    胡大娘沉默了半晌,身子斜靠在墻上喘了一粗氣,啐了一聲,”原來你這家儀還有腦子啊。”

    佘胖子艱難的擺了擺頭,露出帶血的牙齒,對胡大娘漫不經心的說道,“不過,那姓馬的兔崽子說了,說明天再不招,不僅把我的腳筋腳筋挑了,還要給切幾刀我身上肥肉下酒!”

    胡大娘咬牙切齒,“馬橫這個王八蛋,老娘若是能活著出去,我要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割了他的舌頭,把他的眼睛……”

    停停停停停!余胖子苦笑著打斷了他的話,“大娘,你別嚇我好不好,若是被那家伙聽到了,說不定先扒了我們的皮……”

    這時哐當一聲,余胖子立刻停住了嘴,警惕的望向走廊盡頭。

    一盞昏暗的油燈緩緩飄了過來,衛婉娘在一個高壽什長帶領下,端著兩碗熱氣騰騰的稀飯走了進來!

    “你動作快點,別耽誤老子睡覺,那個小卒瞪了衛婉娘一眼。

    “多謝軍爺,”衛婉娘將一把錢塞到那名什長的手中,那名軍事眉開眼笑的用手捻了捻,這才揚長而去

    ……

    余胖子從地上艱難地翻了一個身,學著杜大娘一樣,用膝蓋頂著自己,慢慢的撐到過道的鐵欄門邊。

    他抽動了鼻子,口水差點流了下來,餓了一整天了,雖然端來的是一碗稀飯,對他而言此乃無上美味。

    衛婉娘入蹲下身,將托盤放在地上,端起一碗稀粥,對余胖子歉意的笑了笑,“叔,我先去喂胡大娘。”

    余胖子沖她點點頭,咬著牙慢慢把手伸了出來,對衛婉娘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丫頭,讓叔自己來。”

    可他手伸出鐵欄,努力了幾次,都沒辦法舉起一碗稀飯,酷型之后,他全身都被打的散了架,每動一分整個身體就如刀割一般。

    丫頭,你先喂魚胖子,老娘今天不太餓,胡大娘靠著墻壁開口說道。

    為了娘,仔細看了看她,發現并沒有什么異常,乖巧的點點頭,一起手動吃飯,用勺子一口一口魚胖子。

    于胖子吃得太急,差點連勺子都咬住了,我要為我娘撲哧一下。

    你這胖子,還真能吃,千萬別把丫頭的手給咬了啊!胡大娘笑罵著說道,又咳了咳對衛妮娘說,丫頭,你來的正好,給一胖子喂完飯之后,替老娘寫一封遺書……

    哐當一聲,魏晚娘手里的木碗掉到了地上,開眼睛,泛起淚水,對著胡大娘喊道,大娘,不要千萬不要!

    一胖子用頭拼命的撞著欄桿,胡姐兒,那胡姑大奶奶,偷情的小子機靈的很,一定會把我們救出來的,你老駱形容短劍,你讓我怎么跟我婆娘婆娘交代,我一胖子求求你了!

    是啊大娘,于大叔說的對,我爹和蘇琴一定會想辦法把我們救出去,大年齡千萬要挺住!

    被我娘扶著欄桿,朝里面伸出一只手臂牢牢的抓住了胡大林的手不放,生怕他現在就自取短劍。

    ……

    胡大娘胳膊,任夢婉娘的手抓著,轉過頭對著魏婉玲笑道,我現在想起來了,我閨女如果活下來,也應該跟你差不多大了!

    余胖子趕緊跟魏婉玲遞臉色,被我娘立刻隔著欄桿門找到,萬年從小就沒了母親,吳大娘如果不嫌棄的話,我娘就是您的親女兒了!

    不等胡大娘開口說著,為老娘立刻雙膝跪了下來,對著胡大娘重重磕了一個響頭,安穩的叫了一聲:

    娘親!

    這兩個字刺穿了胡大林的耳朵,又刺穿了他的心,但努力控制著,那眼淚依舊奪眶而出!

    身子順利的挪到了魏文良的跟前,垂下的手腕咬牙摸到了魏婉玲的臉上,用顫抖的聲音說道,你真的愿意做我的女兒,做這個兇巴巴的斷了手腳的,老太婆的女兒?

    魏晚娘用力點點頭,娘親,你千萬不能死,你死了,娘又沒娘了。

    貼紙欄桿,胡大娘滿是皺紋的臉靠了過去,他臉上也沾滿了胃脘涼的眼淚,他奮力的搖了搖頭:

    丫頭,娘不死了!

    (三七中文 www.uppmex.tw)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浙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