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帶著武器回大唐 > 第六百九十三章 楊澤新入仕(求訂閱!)
    看到朝堂上嘰嘰喳喳,唐儀志擺了擺手,示意大家安靜。

    然后先是看著楊豐說道:“楊丞相不必妄自菲薄,誠如剛才好多大人們所說,楊丞相可不顯老,怎么能在這個時候辭官呢?大唐還很需要你啊!”

    唐儀志的話已經為此事定下了基調,眾人相信,不到萬不得已,楊豐還會在這個位置上待很久!

    楊豐聞言,不再多說,只是又對唐儀志拜了拜,然后往后退下。

    這個時候,唐儀志才看向白漸甫。

    “至于白太傅嘛,當初為大唐嘔心瀝血,若是現在突然退下,朕當真有些于心不忍啊!”

    唐儀志說著還流露出一絲難過的表情。

    可是,白漸甫像是打定了主意一般,馬上回道:“多謝陛下厚愛,不過老臣所言句句屬實!

    陛下也知道,老臣身在其位多年,對這太傅一職同樣感情深厚,若不是老臣年紀太大、覺得自己已經有些力不從心的話,無論說什么也不會主動辭官的!”

    白漸甫說完,唐儀志并沒有馬上開口,而是陷入了沉思。

    這個時候,下面又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

    “白太傅為官已逾四十多載,為了大唐真是鞠躬盡瘁啊!”

    “是呀,白太傅四十年如一日,是大唐之幸啊!”

    “若是白太傅不再擔任太傅一職,還真是讓人感覺惋惜——只是,若白太傅辭官的話,這太傅一職該讓誰來做呢?”

    朝堂中的人在那說什么的都有,不過放眼看去,說話的人全都是些文官,而且還是些小嘍啰。

    真正的那些大咖們并沒有一個動嘴,而且武將陣營的人以莫國公為首,更是不動分毫。

    原來大唐有個不成文的規定,關于朝堂上的人事任命,一般涉及到文官陣營的人,武將陣營的人是不會插手的,同樣,若是涉及到武將陣營的事情,文官陣營同樣不會插手。

    正所謂,江水不犯河水。

    “陛下,臣有話要說!”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洪亮的嗓音傳了過來,說話的正是當朝大學士賈政敬。

    在得到唐儀志的準許之后,賈政敬洋洋灑灑的說了起來:“陛下,對于剛才白太傅所說卸去太傅一職的做法,微臣聽了,心里同樣難受至極,畢竟就算微臣入宮為官二十余載,那也是白太傅看著一點點成長起來的!

    像微臣一樣的人有許多,我們都對白太傅抱有極大的不舍和眷顧!”

    賈政敬說的動情且真摯,不過一旁的莫國公聽了卻撇了撇嘴:你當我們都傻嗎?

    若是白漸甫真有賈政敬說的那么好,為何剛才白漸甫說要辭官的時候,不見一個人出面勸阻,反而都去安慰楊豐了呢?

    從這就看的出來,這些人也就嘴上說說而已,真正對白漸甫有感情不過都是無稽之談!

    賈政敬吸了口氣,繼續道:“可縱使微臣舍不得白太傅,但有時候又不得不向歲月低頭!白太傅確實年紀大了,讓白太傅繼續為官,恐怕也會讓白太傅感覺勞累!

    所以微臣覺得,白太傅此番要求并無不妥之處,而且白太傅退了之后,倒是可以享受更愜意輕松的生活,白太傅肯定會更滿意的!”

    賈政敬說完,眾位文官也沉默了。

    他們想了想賈政敬剛才說的,好像還是很有道理的!

    如果真對白漸甫好的話,倒不如直接成全了他,讓他退隱得了!

    唐儀志仿佛經過了深思熟慮和一陣天人交接之后,才看著白漸甫道:“白太傅,你真的決定了?”

    白太傅對唐儀志點了點頭,然后躬身道:“是啊,陛下!臣已經決定好了!”

    唐儀志又說道:“雖然朕對白太傅也十分舍不得,但誠如白太傅所講,若是讓白太傅繼續為官的話,對白太傅實在太累了,所以,那就讓白太傅歇一歇吧!”

    這話,無疑是同意了白漸甫的辭官申請。

    等唐儀志的話出來,眾人又都開始思索起來,白漸甫退了,他的位置該由誰來接替呢?

    不過,作為大臣們,這個時候他們自然不能問,而是要等唐儀志來說。

    果不其然,唐儀志思索片刻,然后問白漸甫道:“白太傅,既然你辭官了,那太傅一職就空了出來,不知你可否有什么人選推薦?”

    “自從陛下登基以來,臣經常覺得,大唐是年輕人的大唐了,像我等年紀如此大的臣子們再也不適合繼續為官,朝堂應該更加年輕化才對,所以臣希望接替臣位置的乃是年輕才俊!”

    白漸甫并沒有直接指名道姓,而是說了希望是個年輕人來接替他的位置。

    眾位大臣們聽了也陷入了深思,年輕才俊,應該是誰呢?

    要知道,能站在這里上早朝的人,沒有哪一個是年輕的,起碼都過了不惑之年,只有兩個例外,那就是莫邪以及唐儀志本人。

    這個時候,剛才說話的賈政敬再次站了出來。

    “陛下,微臣倒是有個人選,不知當講不得講。”

    “賈愛卿既然有人選,但說無妨!”

    唐儀志話音剛落,賈政敬就接過去說了起來:“楊丞相之孫楊澤新,乃是荊州年輕一輩里的翹楚,文韜武略,樣樣精通,實在乃不可多得的人才!

    而且楊澤新出自楊丞相之家,可謂書香門第,傳承正好!微臣以為,若是楊澤新能夠接替白太傅的職位,卻也是極好的!”

    “陛下不可啊!”

    這個時候,一直沒有發言的莫國公坐不住了。

    楊澤新這家伙他一直不喜歡,尤其是之前在跟張十二的屢次碰面中,楊澤新碰了一鼻子灰,最后還被先帝給以“永生不得入仕”的懲罰,現在怎么可以讓他為官,而且還是做太傅如此高的官職呢?

    “陛下,當初先帝可是說了讓楊澤新永生不得入仕,現在這個節骨眼讓他為官,好像并不合適吧?”

    莫國公說出了心中所想,唐儀志并未回話,就聽一旁的賈政敬說開了:“莫國公的擔心簡直多余!

    當初先帝為何做出這等處罰?還不是因為當初襄王被殺的事情才遷怒于楊澤新?可是這么長時間過去了,我們都知道,襄王被殺一事跟楊澤新根本毫無關系,而他受到的處罰簡直就是無妄之災而已!”

    賈政敬說完,那些文官陣營里的大臣們就跟商量好的一樣,馬上附和起他說的話來。

    在他們看來,年輕一輩里,確實也只有年近而立的楊澤新可以擔當太傅之職。

    莫國公想要反駁,但是現在這個局面,賈政敬說的好像并沒有什么錯,他想了一下,才說道:“陛下,楊丞相已經身居要職,若是楊澤新再為太傅的話,這也太不平衡了!”

    莫國公的擔心也不是不存在的,畢竟文官里最大的官職也就是太傅和丞相了,而這兩個官職都被楊家給拿下的話,實在說不過去!

    這個時候,楊豐再次站了出來。

    “陛下,臣一直覺得,太傅跟丞相之職,功能有些重疊,朝內設立兩個如此相似的官職,有點浪費!所以臣以為,太傅和丞相之職,可取其一,另一個廢之即可!”

    這話一出,朝堂上瞬間安靜下來。

    楊豐所說之事,朝堂上無人不知,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正面說過!

    太傅和丞相負責的事務本就模糊混淆,如楊豐所說,兩個人因為管轄的事務沒有明確的界限,所以有些事情找楊豐可以,找白漸甫也可以!

    但是因為楊豐比白漸甫年輕個幾歲,又因為楊豐門下之人遍布朝野,所以雖然兩人官職相當,但是所有的文官陣營的人在有事的第一時間,想到的都會是楊豐。

    這也是為什么剛才所有人都惋惜楊豐要辭官,但是對白漸甫辭官并沒有多少惋惜的原因!

    所以好多人看來,丞相和太傅二職只選其一就好了,至于去哪一個,很明顯,大多數人都傾向于廢太傅!

    只不過由楊豐說出來,白漸甫會高興嗎?

    讓人驚訝的是,白漸甫并沒有一絲驚訝或者氣憤,反而是接著楊豐的話繼續說了起來:“老臣非常贊同楊丞相所說,這太傅和丞相一職,只留其一便是了!不過老臣更傾向于留下丞相!”

    白漸甫說完,眾人都對他投去了贊賞的目光!

    白漸甫的深明大義令人折服,雖然他已經辭官了,可是這太傅他做了四十個年頭,哪能沒有感情?

    現在由他自己說出了去除太傅的事情,足以看出他的胸襟來!

    ……………………

    看著文官陣營的兩個領頭人如此謙讓和大義,文官陣營里的官員不僅感動,更是對剛才莫國公的指責感覺憤怒!

    看看,我們的兩位大人是如此的深明大義,你的想法分明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于是,有人不滿的說道:“剛才莫國公說的簡直是無稽之談!”

    “是呀,提議讓楊澤新入仕的也不會楊丞相自己,而是白太傅,這事可怪不到楊丞相身上!”

    “可不是嘛,說起來,莫邪將軍是莫國公之子,若是按莫國公所提,這豈不是也不合理嗎?”

    原來,這些人都在說的乃是莫國公剛才提醒唐儀志的,若是楊家一門出一個丞相,再出一個太傅,實在是有點兒戲!

    可不曾想,這些人馬上就拿莫邪的官職出來說事了。

    莫邪也不是吃素的,看到有人說他爹,他當時就不愿意了,直接站出來說道:“你們還文官呢,說話經過腦子嗎?我爹是國公,我不過是個二品將軍,有可比性嗎?

    而太傅和丞相一職可都是正一品的官職,能一樣嗎?”

    莫邪這話說的在理,說出來之后,眾人確實沒找到什么反駁的點。

    但就在這個時候,白太傅卻沒有理會莫家父子的話,而是看著唐儀志說道:“陛下,老臣有個提議!不如讓楊澤新跟著老臣一段時間,讓老臣幫著他熟悉一下朝堂事務。而楊丞相雖然比老臣要小上幾歲,但也不再年輕,待過去個把月之后,讓楊澤新擔任丞相一職!”

    “陛下,臣同意!”

    楊豐也說道。

    一切都在按唐儀志的設想走著,而且看滿朝文武,起碼文官陣營這邊沒話說了,至于武將陣營那邊,誰管他們的意見?

    又看了一直站在人群中未說一句的木太師,然后問了一句道:“木太師,你對此有何建議?”

    木太師不假思索,直接說道:“一切但憑陛下定奪!”

    木太師不傻,今天朝堂上發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自然能看出來,這一切都是這些人設計好的,就算他不同意,楊澤新進入朝堂的事情也不會有所改變!

    既然如此,他就沒必要再去說什么反對意見了,那樣除了招人嫌棄之外,對現在的木家沒有一點好處!

    “好,既然木太師都沒有什么異議的話,那就這么定了!白太傅的官職先不要辭,而從今天開始,楊澤新先跟著白太傅一段時間!

    待楊澤新把朝堂諸事都熟悉之后,到時候白太傅跟楊丞相一起卸任,讓楊澤新做丞相!”

    “陛下英明!”

    這個時候,朝堂下的文官陣營們馬上拍起馬屁來。

    唐儀志笑了笑道:“朕還要再夸一下白太傅和楊丞相,二位大臣為了大唐社稷嘔心瀝血,哪怕自己不再為官,也要為了大唐考慮!”

    “白太傅、楊丞相大義啊!”

    眾人馬上又換了方向,開始拍起楊豐和白漸甫的馬屁來了。

    而一旁的莫邪卻撇了撇嘴,然后冷笑一聲:這兩個老狐貍比誰算計的都多,他們還大義?

    呵呵,簡直可笑!

    白漸甫和楊豐退位看似損失重大,但是卻換來了楊家年輕一代楊澤新在朝堂上的穩固,而且不出什么意外,楊家未來幾十年是不用再愁了!

    更重要的是,太傅沒了,只剩丞相,那丞相相當于身兼雙職,權力比之前大多了啊!

    這么看來,只要楊澤新能夠順利入仕,他的權利比楊豐大,楊家的地位肯定也會水漲船高,這對楊家那是天大的好事啊!

    (三七中文 www.uppmex.tw)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浙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