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山海禹皇記 > 第五百二十九章 不屈戰魂
    按照禹蟲的說法,不過三十里路,可姒文命連續下了五六個盆地,足足深入地下數百丈,這才來到的暴風源頭,只見一個巨大的黑影站在盆地中央,他居中不斷旋轉,舞動巨斧斬出狂風肆虐,

    姒文命運其千斤墜一步一步緩緩靠近,借助造物法眼才看清,場地中心乃是一名巨人,身高足有數十丈余,其人沒有頭顱,只有脖頸以下的軀干四肢,

    瘋狂旋轉舞動之余,巨人的胸腹部還發出陣陣雷音,吼叫道:“來啊,大戰一場!我刑天絕不會不戰而降。”

    “刑天?刑之于天!何等狂放!”姒文命熟知上古歷史,沒想到今日在此地見到了曾經與黃帝大戰數日,被砍去頭顱的勇士刑天,心中一震,

    他開口喊道:“刑天前輩,大戰已經結束了,你也可以休息了!”

    然而場中的巨人恍若未聞,依舊舞動巨斧酣戰不休。

    姒文命疑惑的說道:“刑天沒有了頭顱,聽不到我說話!怎么辦?”

    凌冰雪忽而開口提示道:“你看四周陰暗之中,是不是有什么東西在攻擊他?我聽說黃帝將炎帝的大臣刑天斬首,可刑天不死,依舊大戰不休,為了不惹出事端,黃帝只好將他囚禁在常羊山,由調動暝鬼日夜偷襲不停,想要耗盡刑天的精血氣力。”

    姒文命皺眉,調動造物法眼,果然發現四周的黑暗之中不斷有藍顏獨目的巨鬼出現,被刑天舞動的斧頭劈成碎片,化入四周黑暗之中,可片刻之后,又有數只暝鬼出現,源源不斷,不死不休。

    姒文命不怕刑天,這般勇士絕不會對普通人出手,可是對于暝鬼卻不了解,開口問詢道:“暝鬼是什么東西?”

    凌冰雪倒是十分博學,耐心的解釋道:“暝鬼是幽冥界里的巨鬼,乃是陰暗恐怖之力化身,沒有形體,永生不死,黃帝欺負刑天看不清事物,所以以法力溝通幽冥,調動了暝鬼圍攻刑天,拖延他的行動!”

    禹蟲此刻完全醒來,它猛地從姒文命的耳朵上竄了出去,直奔刑天而去,口中贊嘆道:“刑天這種上古大神,肉身武道修煉到極致,分毫殺意就能被他感悟到,因此,才會奮戰不休,可其實暝鬼根本無法傷害到他,我猜他也是一個武瘋子,居然能夠戰斗數萬載,精血戰力超越普通神魔啊!嘎嘎嘎,我的美食,我來啦!”

    禹蟲撲入旋風之中,想要尋隙鉆入刑天體內,吞噬刑天的殘魂,可是刑天的斧法層層疊疊,綿密細膩,根本沒有縫隙可用,

    禹蟲被旋風飛卷,不但沒占到便宜,還被虛空出沒的暝鬼暗算了幾次,雖然并無大礙,可心中也憋屈的很。

    這等層次的戰斗姒文命已經無法插手,他只能護住背后的凌冰雪,目光迥然的看向場中,尋找禹蟲蹤跡。

    美食當前,百戰不餒,禹蟲連續嘗試了數十次,都無法貼近刑天的身體,終于按捺不住怒火,轉而向偷襲自己的暝鬼開火,

    暝鬼雖然神出鬼沒,可是在禹蟲眼里就是雞肋一般的存在,吃起來沒肉,不吃又總是給自己搗蛋,

    既然搗蛋,此刻大餐當前,不妨吃點開胃菜,

    禹蟲于是四處出擊,它平時不顯山不露水,可是如今面對神魔殘魂,幽鬼殘魄之流,卻有不可思議的威力,只見它張開嘴巴,猛然叼住了一只暝鬼的手臂,一股強大的吸力,暝鬼好似青煙一般,被它吞入腹中。

    可惜,也不過就是一股青煙罷了,禹蟲吐了個渾圓的煙圈,肚子里依舊空空如也,可那只暝鬼已經徹底死亡了,

    以暝鬼的神魂能量,對禹蟲來說,連個開心的小瓜子都算不上。

    可架不住在場的暝鬼眾多,足有數百只,它們早就習慣了與刑天殘魂糾纏,反正也不會死亡,所以在大風之中蜂擁來去,橫沖直撞。

    禹蟲這個第三者趁機連連下手,墜在暝鬼群的后方,一個一個的將這些暝鬼吞入腹中,消化成淡淡的煙霧,

    一連吞噬了七八十個暝鬼之后,忽而有暝鬼發現身邊的同類少了很多,發出驚慌的尖叫聲,

    可惜此刻已經晚了,禹蟲接連出手,將最后幾十只暝鬼全部搞定,這才打了個飽嗝,吐出一個碩大的煙圈,說道:“這些小東西,抓起來也蠻費勁兒的,最麻煩的是填不飽肚皮!”

    隨著暝鬼的消失,呼嘯的風聲忽然黯淡了下來,戰斗了數萬年之久的刑天漸漸停下了旋轉的腳步,他抬起持盾的左手,露出毛茸茸的腋下,傾聽了片刻,開口道:“怎么沒人了?對手被我殺死了?我終于取得了最后的勝利?”

    話語說到最后,居然有淡淡的激動與欣喜。

    禹蟲發覺沒有了暝鬼搗亂,刑天居然停下了戰斗姿態,終于有機可乘,它猛然在空中翻身,跳到了刑天的脖頸上,順著喉嚨上的肺管,鉆入刑天的體內。

    像禹蟲這樣的小東西,溜入體內,刑天居然毫無感覺,只是略略喉嚨發癢,咳嗽了幾聲。

    凌冰雪忽然開口說道:“刑天大人,你終于醒了?我們埃斯一族守候了您幾萬年,請您跟隨我回家吧!”

    刑天以腋下為耳朵,終于聽到了有人問話,疑惑道:“已經幾萬年了嗎?埃斯一族?我怎么沒聽說過,也是我炎帝的后裔嗎?獻上你的鮮血來!”

    凌冰雪掙扎著脫離了姒文命的背負,掏出一柄匕首割破了手指,殷紅的鮮血噴涌而出,形成一條血線,直奔刑天所在,

    短短片刻時間,就抽走了凌冰雪大量鮮血,讓她的臉色變得蒼白一片。

    姒文命連忙出手,裹住了凌冰雪的傷口,又喂給了她一枚碧血丹,這才開口說道:“刑天大人,這名女子的血液不多了,你這樣做會抽干她的血液,讓她死亡的!”

    “哼哼,三苗后裔,外系妖蠻,有什么資格讓炎帝后裔做守護神?這個女人滿口謊話,就算死掉也是活該!”刑天分辨了凌冰雪的血液,忽然開口說道,“你們是一起的?沒有資格讓我刑天守護!”

    姒文命根本沒想到凌冰雪會做出這等事情,更沒想到,刑天拒絕了她的要求,

    凌冰雪臉色大變,她忽而跪在地上,哀求道:“刑天大人,我氏族也有炎帝的血脈存在,只是沒有那么純正,請你給我們一個機會,如果沒有大神的守護,我得氏族就要被敵人打垮了!”

    刑天拄著斧頭,坐在盾牌上,一邊歇息,一邊堅定的說道:“小丫頭,這件事沒得商量!”

    (三七中文 www.uppmex.tw)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浙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