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藏冰 > 第二百四十八章:關老邪青衫赴野望【二合一】
    關霆驚訝的接連問道。

    “侯爺,您在說什么?闖地牢救走解問的不是掃雪客趙殊離嗎?那留下來的劍痕分明是掃雪劍!”

    關邪張了張嘴,留下了幾個字便揚長而去,“【花非花】。”

    在他身后不久出關而出的關侯世家青衫紛紛圍攏過來。

    雖然大多重傷未愈,但他們知道寒汕并非久留之地,尤其在關邪出關那一刻起,這所別院也就意味著要被遺棄。

    以左沂趙勉對關侯世家天南情報網的血洗,觀其雷霆手段,難保不會將下一步視線放在寒汕州的其他位置。

    此地雖然暫時安全,但并非滄北,更不在老巢關帝州,畢竟不能保證絕對安全。

    出于非常時期警戒心理,他們只能被迫選擇拖著重傷之身出關,聽候關侯的下一步安排。

    與關邪短暫對話后停在原地分毫未動的關霆,正捏著下巴上的軟肉,仔細思索著侯爺最后這短短三個字背后所蘊含的深意。

    熟悉前遮天門第一高手,江湖人稱“幻相千手”葉止的人,一定會知道,由葉止獨創的絕技【葉非葉】共有一十四招,也被葉止命名為【十四非常道】。

    人盡皆知,此名出自道家名言“道可道,非常道。”

    而【葉非葉】這個名字,既為絕技之名,同時也是十四非常道的第一招,同理論之,【花非花】為第二招。

    這手【葉非葉】,乃是以幻象之招著稱,擅長偽裝,替代,模仿。

    虛而實之,實而虛之,虛虛實實,難以琢磨清楚,與之對敵之際,其對手會時常感到所對之招數百變莫測,詭譎非常,根本摸不清脈絡頭腦,更看不出對敵的根源與軌跡。

    仿佛其出手全無章法,縱使再強的強者撞上他也很難輕松對之,無不得竭盡所能,窮盡渾身解數,即便如此,也僅能看穿這招式的冰山一角。

    有江湖名人大士曾詳盡的分析過這一手絕技的真相,最終得出的結論雜亂無章,難辨真偽。

    其中最能被大多數世人所接受,也曾被葉止予以過模棱兩可的確認的一種說法是,此技不重招式,而重“隨機應變”四字。

    無論哪一非常道,旨在不走常人道,獨以己功臨時修行運作,如此方能體悟到此招的真諦。

    以葉止自己的話說,他可以在必要的時候,使用出天下任何派別得任何招式絕技,而且無跡可尋,以假亂真。

    但經過對比證明,他使出的招式與真實的絕技雖然效果相差無幾,但所用時無論內氣運轉亦或是施力方式都是天差地別半點也不相同。

    由此證明,葉止使出其他絕學時并非一味地效法,而是獨立創新,仿佛憑空捏造的新一門畫虎類犬的絕技,與本尊媲美不過神似而非形似。

    如果僅僅只是如此效仿他人,東施效顰,葉止也絕對不會憑借著這一手絕技攀登上江湖的頂峰。

    掃雪客與葉止交手,眼見葉止以十四非常道之【劍非劍】一招,竟使出普天下唯有他以及少數探雪守城甲與記名弟子才會的探雪不傳之秘掃雪劍法時,曾出口評之。

    “葉氏之折花手,非是折花手,而是摧花手,碎花手,其真諦乃花非花。葉氏之掃雪劍,更非是掃雪劍,而是破雪劍,碾雪劍,乃劍非劍也!”

    這一段話看起來拗口,令人聽之難解其意,但一旦精通修內之人細細思量,便能讀出這段話中所隱藏的駭人聽聞的內涵。

    由葉止出手的招式,不止是他人得招式,還是葉止獨創的招式。

    他可以輕而易舉的吸納他人絕技重新修整轉練成自己的絕技。

    這不僅代表他乃是億萬中無一的武學奇才,只是一交手的短短片晌時間,便可以偷師一般輕而易舉的學會對方的絕技并加以再創。

    更代表這一手絕技的曠古絕今,神異非常,若通十四非常道,則如通曉世間萬道,可怕如斯!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每一次出手都不盡相同,真應得“隨機”二字,使一萬次折花手,便是一萬次不同的折花手,使一萬次掃雪劍法,也同樣是一萬次不同的掃雪劍。

    這已經無法用武學絕技來形容了,因無人能看透,故多年來幾乎沒有人能夠真正將葉止打敗。

    哪怕是當年的天下第一人掃雪客,與之交手也不過施以巧計,酣戰整整五日,這才堪堪勝了半招。

    至于那封圣前天下第二的花前柳,二人相遇相對只能用天下奇觀來形容,周遭萬物盡遭荼毒,形如天女散花萬類催破。

    無數年較量,二人均是各有勝負,而交相比較,還是葉止勝的次數更多。

    若是交手碰上了葉止,那便真應了那一句古語。

    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

    你若剛,則葉止同剛,甚至更剛。

    你若柔,則葉止亦柔,柔中隱剛。

    絕技【葉非葉】,直可謂,一葉障目不見萬山,一葉遮天不見天下。

    遮天門取名也正彰顯出了葉止這個遮天門創始人之一的崇高地位,同時也是身為遮天門第一高手被人尊崇的象征。

    由陳老道親筆所書的那一卷【百年江湖人】中,評論葉止用了這樣一段耐人尋味的話:

    世人觀之皆成亂,我笑世人看不穿。令行他道更新衣,奈何只換桃李不換春。

    或剛或柔,或虛或實,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皆出“障眼”二字。

    花非花,葉非葉,道非道,非常道,不過如此取巧行騙,邪魔外道,故弄玄虛,如是爾爾。

    當時周傾看到此間評論時,還感驚奇莫名,不知道為什么陳老道會如此看低葉止這個一代江湖領軍人物,遮天門大宗師,并將之定性為故弄玄虛。

    總之在關霆的眼中,【葉非葉】這門絕技,無疑是高深莫測的代表,葉止更是一名超脫現實的奇人異士。

    如果要他來思考,能夠模仿出掃雪劍法,又能將痕跡遺留堪稱一模一樣全無瑕疵破綻的,偌大天下間,可能也只有葉止,以及那個由葉止親自教出的探雪城主夫人雨儀。

    但據傳聞,雨儀所學的【葉非葉】不過是聽葉止教授了三年,十四非常道也不過觸了個皮毛而已,與他人交手根本就沒有當日葉止對敵時那云淡風輕便將對手招式看穿掌握的輕松。

    盡管如此,雨儀依然憑借著對武道修行的獨特理解,自【花非花】中悟出了獨屬于自己的【一葉遮天】,并借此揚名于天下。

    可以說,雨儀能夠有后來的威名,完全承襲自葉止。

    故而她對于葉止十分敬仰敬重,更是絕計不可能私以葉止的絕技去誣陷她相濡以沫相敬如賓的丈夫。

    因此,關霆第一時間就排除了這種可能,如此一來,能夠在關侯世家地牢內以殘忍手段殺死關邪心腹的就只有葉止一個人了。

    那么接下來的問題就撲面而來,葉止為何要嫁禍掃雪客,來激起關邪心中對于探雪城的怨恨呢?

    又為何要勾起這一場七子征伐探雪城的亂局呢?

    換而言之,他在其中扮演者什么樣的角色,又會從中獲取何等收益?

    據侯爺所說,掃雪客已自立己道,有了封圣的實力,而葉止一直對當年的半招之差耿耿于懷,對于掃雪客佇立天下第一的位置感到不忿……

    當年遮天門慘遭摧毀時,葉止被圍攻重傷敗走,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時隔數十年,他突然出現……

    從時間上看,掃雪客一劍壓七子的不過二三日,寒汕就發生了變故,斬左沂半掌,破水渝莊,挫趙勉,挑釁探雪,這未免也太過迅速又太過巧合……

    可他為什么要救走解問?解問僅是一小小州領,與葉止何干……

    他如何能自信逼掃雪客現身后,擊敗對方得天下第一之位……

    除非……

    結合從頭至尾發生的一切,他心念電轉,很快就得到了一個順理成章的結論。

    葉止當年敗走后,閉關不見人,退隱江湖,歷時數十年不僅重傷痊愈,而且終于自立己道身登天端。

    在登天后,他最想要做的一定是一雪當年半招敗仗之恥,成為天下人眼中公認的天下第一。

    可數十年時光荏苒,他不知道掃雪客實力如何,是否也有了登天的實力,以葉止縝密的心思來看,不可能打無準備之仗。

    他需要一顆投石問路,探聽虛實得石子,而這顆石子,恰巧選中了關侯世家。

    想到這里,關霆水到渠成般有了一個大膽而且無限接近于現實的設想。

    正在葉止將視線關侯世家身上時,恰巧有人出手劫牢救走了解問。

    他便如此將計就計,順水推舟,在對方離開后連殺世家數十人并留下掃雪劍的痕跡。

    葉止消失于江湖已久,關侯很難立刻想到他的身上,探雪與關侯世家糾葛不休已久,由于某些原因可謂摩擦不斷,關侯在私下里又早與那些探雪仇敵互通消息。

    經此一事,就如同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關侯的憤怒爆發,立刻下定了討伐探雪城的決心,當機立斷的召回世家所有內家子青衫客與世家最強的一眾青帝,聯合各方人馬,共上探雪。

    而此時操控這場鬧劇的葉止則是選擇躲在背后觀看,觀看掃雪客的全力出手,審視對方的實力。

    亦或是……

    他根本沒有想到探雪城能夠毫發無損的擋下各方聯軍,一旦探雪城破,他也可以適時出現,在掃雪客被圍攻身死前奪得天下第一的名號。

    即便掃雪客真的勝了,想要大破這些包藏禍心已久的聯軍也一定會付出不小的代價,折損掃雪客的實力。

    屆時,葉止再站出來,挑釁實力本就損耗不穩的掃雪客,收獲漁翁之利,可謂一舉兩得,輕而易舉的名利雙收。

    好一番心思!

    將前因后果全部推敲清楚,關霆不由感嘆這葉止的心思之縝密,令人瞠目結舌。

    可他為達目的,卻將關侯世家當手中槍使,甚至還險些使得帶去的高手全軍覆沒。

    這是關老邪無法忍受的,以關霆對自家侯爺的了解,接下來,侯爺一定會反手出擊,打之一個措手不及。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趁著掃雪客與葉止交鋒之際,陰葉止一個萬劫不復。

    但這一次,關邪所做卻大大出乎了關霆的預料。

    關邪不僅沒有繼續多問探雪與葉止的兩家糾紛,而是全無聲張的下令,離開寒汕回關帝。

    這一路上,傷員慢行,而他則帶著關霆與另三位傷勢最輕者,乘馬王紅淵為騎,日以繼夜,馬不停蹄的奔回關帝州。

    寒汕與關帝二州間本就相差不算太遠,再加之有紅淵近乎飛天的腳程,短短二日一夜,便抵至關侯府門前下馬。

    關邪快步入府時,低問迎候門子,“青帝有幾人已被召回?”

    “稟侯爺,除卻身在冰池海的青牛與身在蓬萊的青蟻二人,其他已悉數在府內靜候。”

    關侯世家自古以來便是高品侯爵,府門赫赫,豢養高手與門客數不勝數。

    幾乎每年,世家內都會有專人自天下各處尋找天資卓絕的童子少年,或無依無靠的孤兒,亦或是有爹有娘的人子,或偷或搶或劫,將之收納入遍布天下各處的五處世家分支,改姓關,予以洗腦鞭策,傳授內家修行。

    每過十五年,便從中選拔實力最為高卓者送入關帝州世家總府,由關邪親自決定其去處。

    其余眾者,或分配各地情信網為世家出力網羅天下情信,或留在世家分支為奴為隸、為死士為兵甲,戰至最后一刻。

    其間無數內家子中,百里挑一者,名之青衫。

    青衫中,百里挑一者,名之青帝。

    此規律代代相傳,時至今日,尚且效命于關侯,只聽命于關邪一人號令的青帝,共計二十七。

    青帝年歲有高有低,實力最低者為四重第一步,普遍身入第二步,如此實力,即便放在能人輩出的金刀門和傳承千年的探雪城,也未必能出其右。

    至于青衫客的數量,則已破百眾,其實力均在內家氣第三重,要知道,這也不過是徐燁等一眾前滄北軍名將的普遍實力……

    如今青帝悉數召回,雖那日在探雪城頭,被掃雪客重創八人,殺三人,又有二人遲遲未歸,其數字依然達到可怕的十四之數。

    數百年累積,一朝集合于眼前,著實驚人。

    關邪輕車熟路走入正廳,其間早已整齊坐好青帝十四人,一眼根本數不清究竟幾何的青衫客站立旁側緘默不語,整個正廳鴉雀無聲。

    關邪一步踏入門檻,十四青帝齊刷刷站起身來,半身屈到極致,深深施禮。

    其后數以百計的青衫客也是在雷鳴般的鏗鏘搶地聲中全部單膝跪地,只為接迎關邪駕臨。

    關邪雙目微合,直走入主位,那如裂廢帛的刺耳嗓音不帶一絲感情,手指在臂彎間的碧眼白貓額頭揉了揉。

    “昶州事緊,全體赴野望。”

    (三七中文 www.uppmex.tw)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浙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