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靈氣逼人 > 第九百六十九章 戰榜前十的風采
    只見溝壑最深處,還散落著無數奇形怪狀,棱角分明的巖石。

    這些巖石大多直徑超過三五米,隱隱散發著金屬般的光澤,像是從一條巨大的山脈上崩落下來。

    其中一塊巖石前面,卓立著一名身形修長,眼神犀利的青年。

    說是青年,仔細看去,臉上又布滿了風吹雨打的滄桑,雙眸深邃如海,叫人分不清他的確切年紀。

    青年口中念念有詞,雙手飛快結印,指尖散發著微微的光芒,劃出一道道錯綜復雜,玄之又玄的軌跡。

    這些軌跡,像是擁有生命的彩虹,呼嘯著朝棱角分明的怪石飛去。

    怪石之上,頓時火星四濺,流光溢彩,一層層煙塵如巨浪般翻滾。

    楚歌耳邊,甚至出現了砂輪超高速摩擦和切割石料的聲音。

    不一時,一塊凹凸不平,布滿了尖銳凸起的巖石,就被青年激射而出的彩虹,削切和打磨成了絕對精確的球體。

    敢情,布滿荒野的成百上千枚球形巖石,都是被這個青年硬生生打磨出來的?

    倘若他是用削鐵如泥的戰刀,或者吹毛斷發的寶劍,也就罷了。

    問題是,楚歌定睛觀瞧,將《眼保健操》激活到了極限,也只看到在青年催動的彩虹盡頭,漂浮著一枚……繡花針般輕薄短小的利刃!

    他竟然用一根針,就把整整一座大山,都分解和打磨到服服帖帖的程度。

    如此駭人聽聞的劍術,即便從吞噬獸的幻象中看到了光怪陸離的宇宙圖景的楚歌,都不由嘖嘖稱奇。

    “他就是‘修羅劍’江離,你應該聽過這個名字。”

    李建國見楚歌目不轉睛盯著屏幕,笑著介紹道。

    “他就是‘修羅劍’!”

    楚歌的瞳孔驟然收縮。

    “修羅劍”江離,是戰榜排名前十五的高手,隔三差五都會殺入戰榜前十,論劍術,可以說是地球上最可怕的幾名劍客之一——或許,把“之一”兩個字抹去,也沒什么不可以。

    他最廣為人知的戰績,是隔著幾十公里,在地面上輕輕彈動手指,就激起一道劍光,將遙遠天邊一頭飛行怪獸的腦袋斬落。

    而在那之前,這頭被命名為“金翅撲天雕”的怪獸,剛剛干掉了地球軍的一支戰斗機編隊!

    和楚歌不同,“修羅劍”江離很少在公眾場合拋頭露面,也不喜歡接受采訪和出席各種講座,十分低調而神秘。

    沒人知道他究竟從哪里學到了天外飛仙般的劍術,甚至很少人見過他清晰的真面目。

    這亦是楚歌第一次見到江離的修煉過程。

    怪不得“修羅劍”如此恐怖,原來是這樣修煉出來的!

    “這件事原本是最高機密,不過,隨著本屆‘感動聯盟十大人物’排行榜的揭曉,也可以一點點解密了。”

    李建國道,“很多人都在好奇,‘修羅劍’江離究竟從哪里冒出來,又怎么會掌握這樣出神入化的劍術,他的御劍術,簡直比很多修仙者都強。

    “這一點也不奇怪,因為江離就是在修仙界,接受了最正統的御劍術傳承。”

    “什么?”

    楚歌訝異道,“江離也是穿越者?”

    這倒是大新聞。

    “沒錯,他的確是穿越者,但卻是一名地球穿越者。”

    李建國道,“他就是當年接受了有去無回的絕密任務,冒險從地球穿越到異界去打探消息的特工之一!”

    “什么!”

    楚歌一下子跳了起來。

    對于這些冒險穿越到異界去打探消息的特工,楚歌十二萬分敬佩。

    沒有他們默默奉獻和犧牲,就沒有地球聯盟的今天,說不定地球人對于“靈氣”和“修煉”的認識,都會被拖慢幾十年,直到異界大舉入侵,仍舊懵懵懂懂,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原以為要很多年后,絕密檔案才能慢慢解密,知道這些特工的真實身份。

    沒想到,其中一名特工就在眼前,怎能叫他不欣喜若狂,恨不得現在就和江離結交一番。

    “沒錯,江離不但是當年穿越到異界去的特工之一,還是在異界發展最好,也最幸運的特工之一。”

    李建國笑著說,“他和你一樣,都稱得上是‘活生生的奇跡’——據說當年穿越到修仙界之后,他就無意間發現了一個消亡數萬年的古老宗派‘修羅劍宗’的遺跡,并且憑借自己的智慧和勇氣,得到了修羅劍宗的傳承,又在無數居心叵測之輩的搶奪和殺戮中逃出生天,反過來將大批圖謀不軌的修仙者一一格殺,就這樣,在修仙界的‘無盡海’一帶,闖下了偌大名號,最后,還被他逮著機會,重新找到一條空間裂縫,帶著大批修仙界的御劍術傳承,回到了地球。

    “現在,地球聯盟很多秘密組織的標準御劍術教材,都是江離無償提供的,就連中小學生修煉的《廣播體操》里面,都有兩節蘊藏著他總結出來的劍道真義,他對地球聯盟的貢獻,真是居功至偉啊!”

    “原來是這樣!”

    楚歌恍然大悟。

    怪不得自己越修煉《廣播體操》,越感覺里面蘊藏著極高明的御劍神通,甚至在伸展和跳躍的時候,隱隱感覺觸摸到了天地的至理。

    原來,這都是“修羅劍”江離的貢獻啊!

    楚歌非常敬佩地凝視了江離一眼。

    又把目光投向另外幾位強者。

    不消說,這些人既然有資格出現在同一張屏幕上,肯定都是和“修羅劍”江離同一級數的高手。

    果然,李建國告訴楚歌,那個把變異河馬當成玩具,黝黑皮膚,笑容爽朗的青年,叫做“孟馬”,又有個外號叫“猛犸”,亦是戰榜前十的常客。

    據說這家伙是一次客機失事的幸存者。

    當時,他和父母搭乘的客機,遭遇故障,意外墜毀在了非洲大裂谷的深處。

    機上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都死了,孟馬是被父母用身體充當緩沖,才留了一條小命。

    原本,在人跡罕至,野獸出沒的裂谷深處,一個牙牙學語的孩子,就算暫時生存下來,也不過是變成豺狼虎豹嘴里的美餐。

    但機緣巧合,在大裂谷深處,卻有一條因為靈氣復蘇而浮現人間的晶石礦脈,并且圍繞礦脈,形成一片獨特的洞天福地。

    洞天福地里的野獸,受到靈氣侵染,又汲取日精月華,漸漸開啟靈智,并不以殺戮為樂。

    見到孟馬這樣模樣稀奇的“沒毛猴子”,洞天福地里的野獸大感驚奇,竟有幾頭母獸,將孟馬當成自己的孩子般撫養長大。

    孟馬在東非大裂谷深處的洞天福地里,野蠻生長到了十八歲,成為當地的“百獸之王”。

    后來,一支聯盟的科考隊在當地遭遇變異狼群的襲擊,是孟馬夜戰群狼,活活撕裂了一百多頭變異血狼,才拯救了科考隊,他也得以回歸文明的環抱。

    雖然回到文明世界的孟馬仍舊野性難馴,還給自己取了個“猛犸”的諢號,吹噓自己如傳說中的猛犸象那么強大。

    但他的戰斗天賦和絕強實力,的確恐怖到駭人聽聞的程度,極有可能是全球最強的“力大無窮”超能力者,更別說,他還擁有奇妙的野獸親和力和威懾力,在野外環境中,分分鐘召喚成百上千頭猛獸來助戰,一個人比一支軍隊都厲害。

    至于那名將整條瀑布都控制住的強者,楚歌也不陌生。

    正如孟馬在“力大無窮”能力上的稱王稱霸一樣,這位名叫“李零”的強者,在“念力控制”領域的能力,也修煉到了登峰造極,無人能比的境界。

    別說瀑布了,傳說中,他甚至能讓整條洶涌澎湃的大河,都凝固整整一分鐘。

    傳說真假,不得而知,但李零的確在眾目睽睽下表演過一個節目——任憑數十輛主戰坦克和一個全副武裝的步兵班向他全力開火,無論子彈、手雷、火箭彈還是坦克炮的穿甲彈,全都凝固在他周身三五米處,任憑他怎么閑庭信步,就是不爆炸。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浙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