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田園紈绔妻 > 753 母愛重如山(1更)
    閆時還沒走,還在玉蘭苑說大夫人肚子里孩子的事。

    一名下人慌慌張張的跑到玉蘭苑門口,急促的跟福壽說了幾句。

    福壽變了臉色,走進院中,“世子,世子妃,不好了,大夫人出事了!”

    顧雅箬聲音發沉,“怎么回事?”

    “說是大夫人見紅了。”

    顧雅箬騰下站起來,吩咐閆時,“跟我過去!”

    說完,往外走,閆時背著藥箱跟在后面。

    厲飛坐著沒動,這種場合不適合他去。

    還沒到大夫人院子里,便聽到她凄厲的慘叫聲,顧雅箬和閆時加快腳步,進了屋,看大夫人躺在床上,不停的喊著,身下的血跡順著床單流下來,滴落在地上。

    顧雅箬臉色變了變,大步過去。

    厲王妃已經完全傻了,這一切不過是瞬間的事,她不明白怎么突然會這樣了。

    “母妃。”

    顧雅箬挽住她的胳膊,把她往后拖了一步,讓閆時好能給大夫人看看。

    閆時連連吸氣,這種情況,他恐怕也無能無力了,但還是上前一步,便蹲下身體給大夫人把脈,邊吩咐,“趕快去宮中請醫女過來,耽擱久了,大人孩子都不保。”

    顧雅箬揚聲吩咐了下去,福來拿著王府令牌去了宮中。

    閆時又讓備了生產用的東西,這才專心給大夫人把脈。

    大夫人疼得不斷的喊叫,身下的血也流的更快。

    閆時滿臉是汗的站起來,不敢隱瞞,“情況很不好。”

    “你盡全力去救,需要我們做什么只管吩咐。”

    顧雅箬沉聲道。

    厲王妃身體發軟,有些站立不住。

    “墨琴、雁書,你們兩人把王妃扶出去!”

    厲王妃哪里肯出去,“我不出去,我要留在這里。”

    顧雅箬勸說,“母妃,您留在這里也幫不上忙,不如出去準備孩子穿的衣服。”

    厲王妃這才腿腳發軟的出去了。

    顧雅箬看向閆時,“有幾成把握?”

    閆時搖頭,大夫人本身這一胎便不太好,加之受了刺激,引起早產,大人孩子能保下一個也是萬幸了。

    福來請來了兩名有經驗的醫女,兩人進了屋中,看到這種情況也是倒抽了一口氣,不過兩人倒是很快鎮靜下來,有條不紊的吩咐眾人給準備熱水,剪刀。

    閆時不能待在屋內,轉身出去,“你們把屋內情形隨時告訴我。”

    顧雅箬留下。

    兩名醫女很有經驗,安撫著大夫人,并讓人用力把孩子生下來。

    為了保胎,大夫人這些時日幾乎是連床也沒有下過,此刻又經歷了這么一番劇痛,哪里還有力氣,就連叫喊聲都小了不少。

    醫女縱然有經驗,大夫人使不上力兩人也是無法。

    一個挽起袖子,用手法給大夫人往下催胎,一個教大夫人如何用力。

    厲王爺也聽到了消息,匆匆趕過來,聽到里面的叫聲,急得團團轉。

    一刻鐘,兩刻鐘,三刻鐘……

    大夫人漸漸的連喊叫聲也微弱了下去。

    閆時暗叫了一聲不好,果然,里面傳出醫女詢問顧雅箬的聲音,“世子妃,是保大還是保小?”

    厲王妃也聽到了,腦中嗡的一聲響,站起身沖進去,“大小都要保。”

    “王妃快做個決斷吧,晚了,大人孩子都保不住了。”

    “保、保孩子……”

    大夫人眼神已經渙散,聽到醫女的話又重新聚焦了一些,斷斷續續的說。她已經感覺到自己不行了,保下孩子,她也算對夫君有個交待了。

    “不行,大人孩子都得保下!”

    厲王妃異常固執,大兒子已經死了,她不能再讓他的夫人和孩子有什么意外。

    “母妃,你冷靜一些。”

    顧雅箬勸她。

    厲王妃完全聽不進去,“我說大人孩子都保下!”

    外面,閆時也聽到了厲王妃的話,眉頭皺起來,“王爺,還請早下決斷,王妃這樣固執,最后大人孩子都保不住。”

    厲王爺雖然也心痛,但清醒許多,揚聲對里面道,“保孩子!”

    雖然他不知道里面情形如何,但剛才聽到大夫人的聲音,已經氣若游絲,就算是想要保下她也很難,不如保下孩子。

    兩名醫女這才松了一口氣,大夫人已經完全用不上力氣了,兩人同時用手法給她往下推孩子。

    厲王妃腦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大人孩子都保住,看兩人完全不顧大夫人身體,急了眼,就要上去阻攔,“我說了,大人孩子都要保住!”

    “墨琴,雁書,你們兩個把王妃拉出來!”

    厲王爺聽到屋中得動靜,沉著聲音吩咐。

    兩人上前去拉人,厲王妃不肯出去。

    “母、母妃……”

    大夫人得眼神已經渙散了,只有一點光亮還在里面,強撐著最后一絲力氣重復,“保、保孩子,一、一定要保孩、孩子。”

    厲王妃眼淚涌出來。

    大夫人又看向顧雅箬,唯一得一點光亮里充滿了請求,“請、請你照、照顧好我、我的孩子。”

    顧雅箬抿緊嘴唇,鄭重地點了點頭。

    大夫人臉上帶了笑,眼中的那一點光亮慢慢消失了下去。

    于此同時,醫女歡喜的一聲喊,“生出來了!”

    伴隨著的是一聲嘹亮的嬰兒啼哭聲。

    ……

    大夫人難產而亡的消息很快傳遍了京城,她娘家人也在得了厲王府的人送的消息后,急匆匆的趕來,看到的只是大夫人安詳的面容。

    “厲玨呢?”

    大夫人大哥猩紅了眼,自己的妹妹死了,厲玨卻不見身影。

    “他悲痛之下,病倒了。”

    厲王爺解釋。

    大夫人大哥根本就不聽這一套,“人呢,我要見見他。”

    厲王爺早有準備,讓人帶了他們去見“厲玨”。

    “厲玨”這些日子受了不少苦,人消瘦的幾乎脫了形,正在床上躺著,看人進來,讓人攙扶著從床上下來,拱手,“大哥。”

    大夫人大哥反而駭了一跳,“你這是怎么了?”

    “厲玨”掩嘴咳嗽了兩聲,聲音也很沙啞,“自從上次生病,身體一直沒好,原本是一直在城外莊子上養病的,后來夫人身體不舒服,我們才回來,沒想到……”

    說到這里,紅了眼眶。

    看他這個樣子,大夫人大哥有什么憤怒全部消失了下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反過來安慰他,“妹妹已經去了,你要保重好身體,孩子還需要你呢。”

    “我知道。”

    “厲玨”強忍悲痛,淚花在眼眶里打轉。

    停靈七日,下葬,這一系列事辦完,已是接近年關。

    出了這樣的事,府內氣氛壓抑的很。

    一眾下人走路都小心翼翼的,唯恐自己哪里惹到了心情不好的主子。

    大夫人生的是個女兒,厲王妃請了兩個奶娘照顧著,自己也片刻不離孩子左右,至于府中的事,全部交給了顧雅箬去打理。

    眼看著到了大年二十九,過一天便是大年三十。

    厲王爺過來看孩子,孩子不足月,體弱,過去這么多天了,還沒有睜開眼,厲王爺看了一會兒,示意奶娘把孩子抱下去,對厲王妃道,“我有話對你說。”

    “孩子的事你打算怎么辦?”

    “什么怎么辦,當然是我養了。”

    “對外怎么說?”

    厲王妃愣了一下,“王爺什么意思?”

    “玨兒死去,我們并未對外聲張,如今外面的人都以為玨兒還活著,這幾天我思來想去,既然如此,我們不如讓現在的“玨兒”代替了他。”

    “不可能!”

    厲王妃一聲尖叫。

    她的反應在厲王爺預料之中,厲王爺頓了頓,看她沒有再說話,才又緩緩說,“我知道你心里過不去這道坎,但你要為孩子著想,就算孩子一直跟著你,但對外她也要有一個合適的身份。”

    厲王妃聲音發冷,“恐怕王爺不是為了孩子著想,而是為了你那好兒子著想吧,你怕他在府中站不穩腳,想給他找個靠山吧。”

    “你胡說什么?”

    厲王爺有了些許怒意,“玨兒也是我的孩子,他怎么在府中站不穩腳了?我這么做,都是為了孩子,難道你想讓她長大了以后,被別人說她是個無父無母的孩子嗎?”

    “不然呢?讓我的親孫女去喊他爹,我告訴你,你做夢!我不會同意!”

    “你……”

    厲王爺怒極,“你簡直是不可理喻。”

    “對,我就是不可理喻,憑什么我的兒子死了,他還好好的活著,還要代替我兒子的位置,我不同意!”

    “他也是我兒子,是這個府里的大公子,這些年他也夠苦的了,你又何必把不是他的過錯加在他身上?”

    厲王妃這些日子壓抑的情緒全部爆發了出來,“那我加在誰的身上?我自己的親生兒子,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我卻不知道,從來沒有好好的對待過他,這一切是誰造成的?都是你那個好側妃!是她造成的!她兒子遭罪,那是活該!怨不得別人。”

    兩人的聲音很大,院子里聽的清清楚楚,厲飛和顧雅箬正好過來,聽到了耳朵里,對看了一眼。厲王爺剛才去了玉蘭苑,給他們說了這事,厲飛直覺厲王妃不會同意,果然。

    (三七中文 www.uppmex.tw)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浙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