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以魔法紀年 > 章節295 要有保障
    “讓我看看你的魔槍05。”安德魯在地獄騎士團誓師大會之后,將費奇叫到身邊。

    地獄騎士團的營地就在夏奇莊園的范圍內,特隆帶著他們與魔法學校和冰峰要塞的老師們見面,開始封閉的魔法基礎知識學習。費奇將國王和王后帶到莊園的大宅內,他知道安德魯肯定對魔槍這種新發明有興趣。夏妮則陪著卡洛爾王后去接見伏藏女族,這也是霍亞貴族聯合王國王室成員對女神眷族的正式歡迎。

    “這里是發射咒語的地方,這里是發射機關——你可以將它想象成一個弩弓,瞄準方式也類似。對,這個比較大,需要抵住肩膀,同時這里也是你向它提供法力的位置。”

    “圣騎士的施法能力可以用來發射嗎?”安德魯問道。

    “你可以試試。”費奇打開窗戶,外面正是夏奇莊園的后山,“那里沒有人,我可以保證。”

    “我只是想要直接的答案,而不是試一試這種。”安德魯放下魔槍,用手指虛點費奇,笑著說道:“從小時候你就有個弱點:想要隱瞞事實的時候就不會正面回答問題,而是打發我去做這做那,分散注意力。我現在想聽你說說真實和全面的情況。把那窗戶關上。”

    費奇關上窗戶,臉上露出悻悻的表情。“聽實話是吧?你手里的這把魔槍只能依靠具備魔法特征的法力發射,所以圣騎士、牧師和其他任何施法者都是沒有辦法開火的。但是,給我一定時間,我可以改造出牧師和怪物獵人能使用的魔槍。至于圣騎士的,我不太確定,因為我不懂圣騎士的施法方式和法力特征。如果繼續說下去,我認為完全不需要法力,任意普通人可以發射的魔槍也有可能被制造出來。”

    安德魯聽完,用手指敲著魔槍05,節奏緩慢而沉重。“也就是說,這個東西真的可以將我們都變成垃圾?”

    “不會。”費奇給了安德魯一個出乎他意料的答案。“我在校場上說的話是為了提振士氣并吸引他們的注意力,一件武器怎么可能讓某些人變成垃圾?你永遠不能低估人類學習和進步的能力,這是刻印在靈魂中的本能,我最多只是給它一個契機而已。”

    “說說看。”安德魯拿出了他在御前內廷會議上常用的招數:只要有某個問題他不是很明白,那就不著急做決定,而是讓人多講解一下,直到聽懂里面的利害關系為止。

    “人,其實是很脆弱的,殺人武器其實早已超出了人體的承受力量。殺一個人,用不著攻城錘,只要一支羽毛筆命中要害的位置就夠了,對不對?”費奇說道:“這件武器會改變戰場平衡,誰掌握它,誰就掌握先機,這一點我不否認。但任何事物都有克制它的另一件事物。魔鬼有天使盯著,罪犯由國王處決。”

    費奇舉起左手,握緊并再張開,一個明黃色半透明的力場盾牌出現在他的手背上,以指尖到手肘為直徑形成圓形的防護。“這是反法力刀,伏藏女族大祭司麗茲的法術,被我用魔法技術改造,現在做成盾牌的樣子。魔槍05的攻擊打在上面會被基本格擋,能剩下一成的威力就不錯了,至少單發是絕對傷不到人。任何咒語都有反制,過去的油膩術、追蹤魔眼是這樣,魔槍也是這樣。這個世界上任何東西都可能成為垃圾,但有靈魂的人永遠不會。”

    安德魯看著費奇手臂上的防護盾牌,點了點頭:“對,按照你過去的習慣,是會準備好反制方法的——只是這一次別再寫到旗幟上到處招搖了吧?”

    “當然不會。”費奇笑著擺了擺手:“魔槍和防彈盾都是聯合王國的最大機密,尤其是后者。除了你之外,我甚至不想讓第三個人知道,我建議你也別說出去。這個咒語我會將其法陣化,然后制造成護符或者用來強化盔甲,先給重要的人員準備好。一旦發生魔槍被敵人掌握的情況,還能立刻提供保護。”

    “嗯,這是比較穩妥的想法。”安德魯說道:“這種武器遠比弩弓強大,如果用來進行暗殺,估計誰都活不下來。費奇,如果那種情況發生,你能幸免嗎?”

    “如果有人用魔槍暗殺我?如果那個人非常專業而且小心,那我也躲不開。不過我……我體內的法術會保護我,重傷有可能,但肯定不會死。圣徒在某種程度上已經不算是人類了。”

    費奇想的其實是用欲魔的多形態來規避死亡,所以一輪射擊之下他最多暫時失去一個形態。接下來,他將用其他形態擺脫困境,保證自己不會真正死亡,甚至還可以反擊并殺死敵人。但他肯定不能在圣騎士國王面前說和欲魔有關的事情,因此只能用圣徒這個理由來解釋。

    “有個圣徒弟弟是一件好事。”安德魯若有所思。國內的貴族還不太穩定,教會的態度仍很強硬,血色流星帶來的怪物更是不能忽視的威脅。在這種情況下,一個人類血肉之軀的國王實在是太脆弱了。由于事務繁忙,安德魯根本抽不出時間去學習魔法,而且他聽說魔法和圣騎士的信仰之間還有些沖突,這讓他無法繼續強化自己。安德魯一直都活在危機感包圍的環境中,只是圣騎士的訓練和自信讓他可以不露聲色并按部就班進行處理。

    “魔槍能對血色流星之夜的怪物造成威脅嗎?”

    費奇點點頭,然后搖搖頭:“除了泰拉斯奎巨獸之外,魔槍應該能夠威脅剩下的怪物——但這需要地獄騎士團進行很多訓練,甚至要超過怪物獵人的訓練量才行。如果泰拉斯奎出現,海德斯的預警和熾天神侍的支援恐怕是我們唯一的希望。別看我,我上估計也白給。”

    “我當然沒有想讓你犧牲自己的意思。”安德魯拍了拍自己的腿,“我在想要不要在塔巫港城新建警鐘,好讓海德斯的預警可以被更多人知道,給大家躲避的時間。”

    “這個還用猶豫嗎?你說一句話,然后讓建設顧問康斯卡夫子爵去負責就是了。”

    “喔,我忘了你還不不知道。古德男爵在檢查王宮修建款項的時候發現了康斯卡夫子爵的問題,他一直在中飽私囊。我現在已經沒有了建設顧問。”

    費奇明白了,安德魯是在用警鐘這件事引出康斯卡夫子爵的話題——他什么時候掌握了這個能力,是不是從日常接待的貴族的經驗中學習總結出來的?

    “沒有建設顧問,這怎么可能。”費奇說道:“你讓古德男爵將問題匯總起來,然后把康斯卡夫和麥特伯爵叫來。王國的事情先由法律審理,你這個國王只需要監管就行了。麥特伯爵管法律,證據給他,讓他來審理這件事。至于康斯卡夫子爵,一方面讓他有個自我辯護的機會,另一方面名正言順暫停他的職務,并讓他找幾個能力合適的臨時代管人員,你來選一個,不就同時有了建設顧問以及公正的好名聲了嗎?”

    “你總是有好主意,這個國王你來做更合適。”安德魯笑著說道。

    “別開這種玩笑,我可不會是一個好國王,絕對不如你。”費奇搖搖頭:“咱們還是說魔槍的事情吧,我現在需要你的幫助。”

    設計和改進魔槍交給費奇和卡茲穆克就夠了,但魔槍的制造和保管方面還有很多問題。盡管卡茲穆克盡可能降低制造難度,可他本身的水平太高,因此“降低”之后,難度依舊不小。

    工匠的水平和數量都是問題,而他們的忠誠度則只有動用國王的力量才能保證。費奇的想法是走國王和民間合作的方式,最核心部分的制造和組裝只能由國王工匠掌握,普通的零件和標準符文產品可以交給“工坊區”的匠人來制造。

    “如果沒有卡茲穆克,那么制造魔槍將會是非常繁瑣耗時的工作,我不認為這東西會有多少產量。只有工匠水平提高上去或者找到更有效率的生產方式,否則魔槍總是稀罕物。”

    安德魯表示數量少反而易于保管,他會派人像保護國王金庫一樣來看管魔槍,不讓它們流失出去。至于工匠,為國王服務本身就是榮譽,而且還會有相當不錯的賞金,肯定能湊夠費奇所需要的數量。

    “接下來重頭戲就是火元素寶石。”費奇從空間袋里拿出一塊散發著紅色微光的寶石交給安德魯。“這就是火元素寶石,里面包含了強大的火系能量,是目前魔槍不可或缺的部件。很不幸,它是消耗品;而更不幸的是,永黎大陸這個東西基本沒有。”

    安德魯拿著火元素寶石,除了堅硬晶瑩之外,這塊寶石還給他淡淡的溫暖感覺。“你怎么知道永黎大陸沒有?”

    “在教會的記載中沒有,而以真理雷霆女神教會的分布以及接受捐贈的規模來看,我可以推斷永黎大陸極端缺少這東西。”費奇解釋道:“這種寶石只有在火元素極為富集的區域才會少量產生,王國周圍并沒有類似的地方,所以只有從外面才能找到這東西。”

    “卡茲穆克來自火位面,一個非常危險的世界,普通人類在那里相當于木柴,只消一會兒就會被點燃——不過那里可以制造火元素寶石。”費奇說道:“我幫了卡茲穆克以及他族人一個忙,以這件事為契機,或許可以形成合作,讓火矮人為寶石充能,咱們去購買。根據記載,能夠反復充能的火元素寶石只有一種,那就是是皓石,這東西永黎大陸有,作為一種貴重珠寶出售。另外幾種寶石,或者不能反復使用,或者能量密度太小,不適合裝進魔槍里去,只有皓石最合適。”

    安德魯表示自己聽懂了:“掌握了皓石,那么咱們就可以從材料方面占據最大優勢,對不對?行,我會注意這件事的,讓古德想辦法多收集皓石,盡可能控制住皓石的生產。嗯……就以卡洛爾喜歡皓石首飾為理由吧,我回頭給她說說。”

    “這樣就太好了。”費奇說道:“目前的火元素寶石足夠用,裝備一萬人的地獄騎士團也夠了,所以不需要太著急,可以徐徐圖之——主要是別給國庫造成壓力。我會找時機去和火矮人談一談,如果能談成,我再給你準確消息。”

    此時,從窗戶外傳來跑步的聲音,地獄騎士團開始了第一天的訓練。訓練內容很簡單,按照怪物獵人的功課來,跑步是首要的。在費奇的理論中,未來的地獄騎士團主要使用傳送為機動方式,騎馬只是補充。由于馬匹在巨獸面前會因為恐懼而無法戰斗,培訓無懼的坐騎又得不償失,所以唯一值得信賴的移動方式還是人的雙腿。怪物獵人從來不訓練騎術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機密的事情談完了,安德魯便和費奇一起來到大宅的陽臺上,從這里眺望地獄騎士團的校場。長跑正在進行,沒有經過磨合的隊伍跑的有些混亂,有些快的已經繞了一圈追上了隊尾。“這一圈大約是五百米,今天他們只跑十圈。”費奇指著場地中說道:“我讓魔法學校的人站在固定位置,給每個過來的人衣服上拍白色粉筆手印,集齊十個手印就算跑完了。你看,他們很喜歡這項工作。”

    學生們很開心,嘻嘻哈哈地在經過的人身上蓋章,但是地獄騎士團的人叫苦不迭。這群學生非常狡猾,全都站在外圈的位置,想要被按上手印就得多繞路,這大大加重了他們的負擔。在他們看來,整件事唯一的好處是能夠近距離觀察伏藏女族的學生,雖然她們太高了,但模樣和身材曲線都沒的挑剔。

    “我這里會進行統計,不合格而且一段時間內沒有進步的將會被淘汰。不過我不準備放他們走,畢竟是在這里等了很久一直想要加入騎士團的。”費奇指著莊園:“魔法學校的護衛,工坊的保安,這些工作安排給他們。而且他們一旦覺得自己體能達標了,可以立刻回到地獄騎士團,不需要等下一次招人。”

    “你把地獄騎士團當做學校來管理嗎?”安德魯有些奇怪。

    “我只經營過學校,其他的并不熟練。而且只有學生畢業成為老師,才有能力教導更多的預備騎士,因此招人也只能跟著學校的進度來。”費奇最后說道:“安德魯,你讓皮爾斯選幾個學習能力強而且絕對忠心的國王近衛過來,我教他們魔槍的使用。最好有法力基礎,但別是圣騎士,我現在沒時間研究圣騎士槍。”

    “這正合我意。不過你接下來還要忙什么?”

    “還是和寶石有關。”費奇嘆了口氣:“希望一切能夠順利。”

    (三七中文 www.uppmex.tw)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浙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