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海賊之母巢秩序 > 第245章 認出來了
    繚繞的發絲順著走廊破門而入,冰冷的燈光下,空氣詭異的震顫,道奇底目光森冽的注視著布魯諾,活似一頭鎖死獵物的兇蟒。

    “你們是什么人?”

    羅布?路奇冷冷地盯著不速之客,從對方的出場,他能夠感覺到對方的難纏,空氣中彌漫著的都是陰冷危險的氣息。

    “沒時間廢話了!”干澀的嗓音像是粗糲的骨頭在摩擦喉嚨,面孔上一只兇戾的眼睛死死的盯住布魯諾,第一使徒霍其頓雙手猛然合攏,宛如兩根刺刀似的插入地面,他獰聲道:“我可不想被后來的使徒看笑話。”

    煉?骨森牢籠!

    恐怖的腥紅光芒從他身上爆發,地上的瓷磚“咔嚓”碎裂,一根根虬結的骨頭穿出瓷磚,順著地面海浪一般翻滾蔓延。

    地面,天花板到處都攀爬滿蒼白色,無數鈣化的骨頭在延展,好似一個張開嘴巴的怪物正在將整個房間都一口吞掉。

    墻皮碎裂掉落,瘋狂蔓延的骨骼發出“嘶嘶”的聲音,朝著另外一頭裂開的墻窟窿急劇的收攏。

    地面上鉆出的骨頭在半空凝聚成一張恐怖的爪子,甚至能夠看清骨爪上面纏繞著掌紋的脈絡,只不過顏色有些怪異像是鐵石生銹的痕跡。

    急促狂暴的指槍射穿空氣,無數細密的子彈狂風驟雨一般打在骨爪上,卻見骨爪猛地合攏一攥,面前的空氣都被攥住捏爆,更遑論內里激射的彈道。

    卡庫臉色一變,整個身子凌空翻轉,雙腳踩在天花板上,反震的力量將覆蓋向天花板的骨頭蹬碎,之后身體一個擺蕩,雙腳回旋踢出數十道嵐腳。

    細密的裂縫像是撕裂一切的鍘刀,鋒銳無匹的割在骨爪的手背上,一塊塊鈣化的骨頭炸碎,整個骨爪的五根指頭都被斬斷,留下一個光禿禿的掌心。

    “需要幫忙么?”道奇底咧嘴露出一個陰仄仄的笑容。

    “開什么玩笑?”霍其頓同樣回應一個兇獰的冷笑,就見那光禿的手掌陡然亮出暗沉的銹光,五根新鮮的纏滿銹痕的骨指重新生長而出。

    空氣被撕裂,幾乎頂到天花板的爪子悍然抓向跳躍躲閃的卡庫。

    “要速戰速決,節省時間啊~”道奇底發出一聲詭異的冷笑,周遭的空氣水流一樣震顫,恐怖的音爆聲回蕩在房間內,他的身影帶起一道道虛實難辨的殘影,從四面八方涌向布魯諾。

    “果然目標是布魯諾么?!!”

    角落里一團黑影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腳步悄然的朝著背后蒼白色匯攏的墻窟窿靠近過去。

    羅布?路奇面色一沉,他此刻也察覺出來這兩個使徒的第一目標正是布魯諾,他身子朝后一撇,擋在布魯諾的身前,同時揮手一探將布魯諾拎住一甩。

    “去拿冥王的設計圖,然后再匯合!”

    背后的骨墻急速的收攏,墻體的窟窿縫隙越來越窄,布魯諾的身體炮彈一般被甩射出去,下一瞬就看見原本將要急速匯攏的骨墻停頓,無數洶涌的發絲涌射鉆出,宛如附骨之疽一樣追咬向墜向黑夜的布魯諾。

    哧!

    鮮血迸濺,布魯諾肩膀被洞穿,綻裂的口子貫穿身體,就像是被一段長矛刺穿,他咬著牙齒手掌并攏在發絲上一切。

    一道裂開的空間間隙將發絲斬斷,殘余在他體內的剩下半截發絲瞬間融化成淤泥似的物質,黏在他的傷口上。

    羅布?路奇臉上爬出一道道花豹似的紋理,恐怖炙熱的氣息從他身上爆發,他雙臂肌肉卉張,無數道拳影將發絲打成齏粉,同時腰肢扭轉,整個人像是一個發射的火箭炮朝著霍其頓兇狠的撞去。

    嘭!

    震耳欲聾的碰撞聲回蕩,斯巴蒂亞當即暴退,整個身體好似一團扭曲的影子,貼著墻窟窿鉆出去,朝著布魯諾墜落的方向奔去。

    “斯巴蒂亞這個混蛋,竟然敢臨陣脫逃。”一旁的卡莉法眼睛怒瞪,咬牙切齒的說道,然后就揮動荊棘的鐵鞭朝著道奇底甩去。

    卡庫身軀同樣猝然變形成直立的長頸鹿,雙手抽刀而出,兩把長劍瘋狂的斬向道奇底。

    “該死!”

    道奇底和霍其頓同時對視一眼,眼里暴漲的殺機令人頭皮發麻,他們同時感應到亞爾林已經登岸了。

    “你去追布魯諾,砍斷他的四肢,將他最快速度的送到亞爾林那里!”霍其頓的獨眼中冒出兇殘暴虐的紅光,一層層蒼白的骨骼從肌肉表皮中泛卷而出,眨眼間在身上覆蓋成一層外骨骼的裝甲。

    兩條恐怖的骨鏈彎刀被他攥在手心,他整個人周身暴漲至4米高,像是一尊從地獄中爬出來的骷髏惡鬼,只有一顆血絲密布的腥紅眼球俯瞰著cp9。

    “殺了他們,一個都不要留下!”道奇底惡狠狠的說道,整個身體化作一道鬼魅般的影子,從卡莉法和卡庫的夾擊中射出去,竄出墻窟窿,接著俯墜而下在空氣中擦出刺耳的音爆。

    “是你?阿拉巴斯坦的那個家伙,你不是被我打死了么?”羅布?路奇從地上爬起來完成變聲的霍其頓,腦海的記憶檢索中,猛然浮現出一幅似曾相識的畫面。

    羅布?路奇手上沾染的鮮血太多了,他從來不去刻意記住被他殺死的人,那沒有意義,最重要的是,他確定這個骷髏一樣的家伙,那個黑夜里應該被他幾乎打碎散架,沒有道理還能夠活下來,所以他沒有第一時間認出來霍其頓。

    “認出來了么……嘿嘿嘿~”骷髏嘴咧開露出金屬一樣的聲音,霍其頓甩了一下骨鏈,骨鏈的彎刀就亮起一團腥紅的光暈,一滴滴黑紅色的血液從彎刀上溢出來,染上一層腥臭的毒血,他獰笑道:“我可是第一眼就認出來你了呢!”

    “真是奇妙的緣分,那么,就請你死在這里吧……你們所有人!”

    咔嚓嚓的骨鏈撕裂空氣,碰撞的書桌和柜子當即炸碎成碎片,猙獰的鏈刀毫不費力的砍斷荊棘的鐵鞭,順勢鉤旋成一圈圈的鎖鏈,罩住卡莉法,接著一收勒,就像是猝然纏緊的蟒蛇,將卡莉法整個嬌軀都勒住……

    同時刻,一只擦的光亮的皮鞋踩在墻沿上,幾乎不分先后的三道散發著恐怖氣息的身影從黑夜中邁步而入……

    (三七中文 www.uppmex.tw)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浙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