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第一嬌 > 第一千一十二章 瘋了
    打斗激烈,周圍百姓并不敢太過圍觀。

    云霞撒出暗衛,讓他們在四周潛伏,看看到底有哪個府邸的人來這里打探過情況。

    這廂,云霞時刻關注著仁和賭局的戰況。

    那廂,慧妃寢宮。

    容恒坐在慧妃對面,一臉的糾結的掙扎,“母妃,兒臣有話想要問您。”

    慧妃正在親手給小孩子們做衣裳,一針一線繡的仔細。

    聞言頭也不抬,只溫柔道:“什么話,讓你這么嚴肅?”

    語落,慧妃忽的想到什么,猛地抬頭看容恒,眼底帶著欣喜的光亮,“難不成,你有乃了?”

    容恒差點從椅子上栽下去。

    看到容恒的反應,慧妃撇撇嘴,“沒有啊,那到底什么事?”

    聲音有些意興闌珊。

    容恒……

    您真是我親娘嗎?

    我親娘該不會真的是熹貴妃吧。

    心頭顫抖一下,容恒扯了扯嘴角,朝慧妃道:“母妃,您真的是我親生母妃,是不是?”

    慧妃抬頭剜了容恒一眼,“上朝上的腦子壞掉了?改明兒母妃給你燉點豬腦子補補。”

    容恒……

    這真的不像是親生的啊!

    無力的吸了口氣,容恒換了問題,“母妃,您并非何家女,兒臣想知道,您的親生父母,是誰?”

    慧妃手中針線一頓,愣了一下,抬頭看容恒,眉心微蹙,“你一會兒這樣一會兒那樣,發生什么事了?”

    容恒就死死盯著慧妃,“母妃,您的娘家,到底是誰?”

    慧妃深深看了容恒一眼,嘆了口氣,將手中針線放下,目光有些幽深望向窗欞,輕輕吐出三個字,“王召之。”

    慧妃輕輕吐出的三個字猶如三顆驚雷,炸在容恒天靈蓋上方。

    他蹭的站了起來。

    面色寡白,全身發抖。

    王召之。

    他母妃的娘家,是王召之。

    他父皇的親爹,是王召之。

    王氏的親爹,是王召之。

    他是母妃和父皇的孩子,蘇清是王氏的孩子。

    這……

    一種驚悚從容恒腳底飛快的蔓延,他差點身子一軟眼前一黑,吐血栽倒過去。

    眼看容恒神色不對,身上微微發抖,慧妃擔心的看著他,“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容恒怔怔低頭看向慧妃。

    “母妃,兒臣今天見到先帝跟前的秦公公了。”

    慧妃眼皮一抽,“做夢見到的?“

    容恒……

    深吸一口氣,真希望他現在還有力氣開玩笑。

    然而,他連喘氣的力氣都要沒了。

    他們全家,沒有一個不是和王召之有關系的。

    身子他爹他娘他岳母,都是同一個爹!

    他怎么這么慘!

    這種驚悚的事,他要告訴慧妃嗎?

    告訴了,他母妃能承受住嗎?

    可要是不告訴,他父皇和母妃萬一再給他造出個弟弟妹妹來那豈不是更加驚悚。

    腦中天人交接一瞬,容恒深吸一口氣,鼓足全身勇氣道:“秦公公沒死,當年先帝駕崩,秦公公為了躲避家人糾纏,詐死瞞過所有人,齊王作亂,是秦公公從十里鋪救走齊王,昨日夜里,齊王欲圖謀害兩個孩子,秦公公為了阻攔齊王,暴露了身份。”

    慧妃聽得有點懵。

    有關齊王謀害孩子的事,她還不知情。

    容恒也不打算解釋,只一口氣道:“母妃,秦公公和兒臣說,父皇并非先帝親生。”

    慧妃點點頭,“是啊,這件事,大家都知道啊!陛下自己都不拿這個當秘密了,當日陛下面對五國聯盟的時候,這件事被名正言順的提過。”

    容恒只覺得有些上不來氣。

    王召之三個字,猶如噩夢,縈繞著他。

    閉了閉眼,容恒道:“您知道嗎,秦公公和兒臣說,父皇的親生父親,是王召之,他是王召之的兒子,當年王召之為了表達忠心,出征前專門把唯一的兒子送進宮做人質。”

    慧妃聞言,眼角死死抽住,半天松不開。

    “啥?”

    一到這種緩不過神的時刻,慧妃這個啥就脫口而出。

    容恒苦笑道:“秦公公說,父皇的親生父親,是王召之,王召之。”

    重復念了這個名字,容恒跌坐在椅子上。

    生無可戀。

    還有什么可戀的。

    他爹她娘他岳母是同一個爹!

    天啊!

    容恒只覺得人生從來沒有這么黑暗過。

    容恒絕望的以頭抵靠著椅背,呆呆的望著房梁。

    慧妃眼底神色流轉,半天嘴角漫上一縷笑,“難怪陛下一見到王氏就心頭犯怵,原來是這種原因。”

    容恒……

    這個時候了,他母妃沒有被嚇得暈過去,反而還能驚悟父皇對王氏心頭犯怵的原因?

    真是……

    該吃點豬腦子補補的人是他母妃吧。

    嘴角扯著苦笑,容恒道:“母妃見了王氏,就心頭不犯怵?母妃可是比王氏小吧。”

    慧妃搖頭笑道:“我才不怕她呢!”

    說著,慧妃仿佛想到什么好笑的事,噗嗤笑了出來。

    聽到笑聲,容恒都驚呆了。

    他母妃該不會被刺激的失心瘋了吧。

    這種時候,正常人能是這種反應?

    容恒震驚的看著慧妃,目光警惕。

    慧妃朝容恒笑道:“你父皇手臂上有個牙印兒,你知道是怎么來的嗎?”

    容恒搖頭,不明白慧妃為什么提起這個。

    慧妃笑道:“當年你父皇出生還不足一個月,那時候王氏也不過三歲,有一次趁著大人不注意,王氏抓住你父皇的胳膊一口咬下去,那一口,差一點把你父皇的胳膊咬斷,當時可把大人們嚇壞了,我想,你父皇對王氏心頭犯怵,估計就是那時候被嚇得。”

    容恒……

    脫口道:“您怎么知道?”

    慧妃就笑道:“我也是長大以后聽家里大人說起的,大人們只說,那個孩子小時候發高燒沒熬過去,沒了,后來進宮,你父皇手臂上有牙印,我也沒往那方面想,只當是巧合,畢竟我一直以為那個孩子沒了,現在你說,我忽的想起。”

    容恒……

    瞠目結舌看著慧妃。

    “母妃,您就不覺得恐怖嗎?您是王召之的女兒,我父皇是王召之的兒子!”

    容恒忍不住拔高了聲音。

    我滴天啊!

    鬼故事都沒有這個恐怖好嗎!

    慧妃搖頭,“這有什么好恐怖的,只能說,這是緣分,誰能想到,那孩子不僅沒死,還做了皇帝呢!當初我和王氏還緬懷了他一陣子呢!”

    容恒……

    他母妃該不會真的瘋了吧。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浙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