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修真狂少 > 第兩千章 賭天意
    相比起天啟大和尚來昆侖的掌教宼震天處事風格要更加圓滑一些,而且他和葉謙之間的關系也更親近一些,所以不論于公還是于私,此刻的宼震天都不想在這天空之城內和葉謙開戰。

    而葉謙如今則繼續恢復了他那懶洋洋的狀態,畢竟他已經背著天啟和宼震天派了強援前往帝都,所以這時間無論如何拖延對于葉謙來說都已經不在重要了。

    索性此刻的葉謙在再次青梅煮酒和天啟以及宼震天磨磨嘴皮子,到也是無傷大雅的。

    這雙方停戰此間最為松下一口氣的其實還是紫陽道人,雖然從頭到尾紫陽道人都是稀里糊涂的,但他其實才是最不愿意看到雙方開戰的。

    畢竟天空之城如今早已是今非昔比了,葉謙若執意要和天道隱門眾人開戰,那對誰都沒有好處。如今最好的選擇無非就是大家各退一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好。

    很快的,在這夜幕之下葉謙,宼震天,天啟以及紫陽道人四人是再次聚攏在庭院中的石桌前,剛剛那番劍拔弩張的氣勢最終也是雷聲大,雨點小,就這般過去了。

    借著月光,如今的葉謙是舉著酒杯接連飲了三杯酒,然后那目光才稀松的望向宼震天,道:“寇掌教,有什么話如今不妨直言吧,我聽著呢?”

    此刻的葉謙言語之中依舊有些怨怒之情,這一點宼震天自然能夠聽得出。不過宼震天到也不怪葉謙,畢竟是自己等人先坑葉謙在先的,按照葉謙這位東方魔神的脾氣沒有當眾殺了自己這些人就已經是最大的寬恕了,至于怨怒又算得上什么呢?

    輕舉酒杯,宼震天先是在葉謙跟前晃了一圈,然后道:“葉居士,貧道在開口之前還是先敬您一杯吧,畢竟這件事情是我等有錯在先,還望葉居士不要動怒才是。”

    說著宼震天是將那杯中酒一飲而盡。

    只是在宼震天說出這番請罪之言的同時,天啟大和尚在一旁臉色卻并不好看,畢竟在天啟大和尚看來藍劍終究是異類,而自己行事也并沒有什么過錯。

    不過不甘歸不甘,但在面對葉謙這等強人的時候天啟大和尚也是只能表示無奈,畢竟戰又戰不過,最終也就剩下求和這一條路可走了。

    悶悶不樂的低著頭,天啟大和尚此刻也就只能看宼震天最終是如何挽回這局面的了。

    而宼震天在一杯酒飲盡之后則是站起身形,表情十分誠懇的望向葉謙道:“葉居士,你和我天道隱門相知相識時間雖然不長,但貧道等人敬佩居士修為和為人,也早已將居士列為知己,所以今日貧道和天啟佛兄其實是并不愿和居士動手的。”

    宼震天將自己的害怕和恐懼解釋為不愿,這明擺著就是在給自己一個臺階下。

    而此刻的葉謙到也不打斷他,只是一邊聽著,一邊自顧自的喝著酒。

    宼震天見葉謙連眼眸都沒抬一下,無奈之下只能繼續道:“雖然貧道和天啟佛兄不想和居士為難,但你我雙方在帝都和藍劍的問題之上終歸是立場不同,見解也不一樣。所以此番貧道想出了一個折中的辦法來解決你我雙方在帝都局勢方面的問題,這樣一來我等既不用兵戎相見,二來又能夠順利的解決雙方爭奪,豈不是美哉啊!”

    一邊說著,宼震天是一邊注意觀察著葉謙的表情,此刻的宼震天就生怕葉謙執意要和自己二人動手,心中那叫一個惶惶然啊。

    而葉謙到是微微抬頭,表情中露出幾分冷笑道:“折中的辦法?寇掌教不妨直說到底是什么辦法既能解決你我之間的矛盾,又不讓我們傷了和氣,這等妙法我到是想聆聽一二。”

    葉謙此言一出既表示他已經同意了宼震天的這個折中的辦法。

    宼震天頓時面露喜色,哈哈一笑道:“其實貧道這個辦法也很簡單,那就是貧道以及天啟佛兄和葉居士來賭一場……”

    沒等宼震天說完,葉謙直接逼問道:“賭一場?如何一個賭法……”

    見葉謙已經上鉤,宼震天則捋著胡須道:“賭法很簡單,咱們今日不動手腳,不言唇舌,就坐在這天空之城,賭一賭天意。”

    “賭天意?”葉謙反問一句,然后自顧自冷笑搖頭。

    因為在宼震天道出這三個字的時候葉謙就已經知道宼震天的意思了,宼震天這所謂的賭天意其實依舊是在阻擾葉謙出手干預帝都的局勢罷了。

    “不錯,就是賭天意。其實葉居士和我們之爭不過就是藍劍而已,藍劍若真是應運天命而生的話,那上天自然不會亡他,就算今晚有葉修羅出手藍劍也依舊會安然無恙。若藍劍并非應運天命而生,那他自當毀滅,從此以后東方的秩序依舊要走上原來的軌道上來。葉居士意下如何?”

    此刻的宼震天可謂是信心滿滿,很顯然在宼震天看來沒有葉謙的幫忙藍劍根本就逃不過今日這一劫,所以對于這個所謂的天命宼震天是很有信心。

    而葉謙則是咂摸了一下宼震天的話,然后笑著問道:“也罷,也罷,既然寇掌教出了這么個折中的辦法,那本座就和你們賭上一賭好了。”

    說著葉謙話鋒一轉,繼續道:“不過有一點本座要事先言明,這有賭就有輸贏,本座若是輸了,那藍劍自然順天應命消弭在歷史的長河當中,但倘若本座僥幸贏了,寇掌教,你等又當如何呢?”

    對于葉謙討要的這個賭注,宼震天如今是想都不想就回答道:“若是葉居士贏了,那我等日后就再不會給居士以及藍劍找麻煩,相反貧道甚至能代表整個天道隱門承認藍劍的地位,同時藍劍日后制定的一應章程我天道隱門全部接受,不會說半個不字。”

    宼震天這話說得到是太滿了一些,不過此刻他若不如此說恐怕葉謙也不能答應。

    “天啟大師以為如何?”

    對于在宼震天的賭注葉謙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又朝著天啟大和尚詢問道。

    而此刻的天啟大和尚雖然心中埋怨宼震天魯莽,這等大事也不事先和自己打個招呼。但這東方的天道隱門,佛道兩宗到底是同氣連枝,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所以宼震天講出了這樣的話后天啟大和尚自然也沒有反駁的道理。

    最終天啟大和尚也只能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寇掌教之意正是老衲之意。”

    見宼震天和天啟大和尚都認同下了這份賭約,葉謙這才瞇著眼睛,訕訕一笑道:“好吧,既然如此,本座就和兩位來賭一賭這天意好了。”

    說完,葉謙的嘴角忽然慢慢上揚,露出了一絲狡黠的神情來。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浙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