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符篆師 > 第四百零七章 夫人是個好人
    段元新面容儒雅,笑容溫和,看起來特別像是一個慈祥且正直的中年男人。

    氣質溫婉的女人臉上看不出太多表情,多半都是在靜靜聽著男人說話,一臉恬靜。

    “勇兒這一次進入天湖圣地,出來肯定會變得更加優秀。”

    “嗯。”

    “唉,說起來,你我夫妻一場,卻沒能真個做個夫妻,倒是叫人有些遺憾。”

    女人抬起頭,看了段元新一眼,眉宇間帶著幾分探究之色,多少有點奇怪。

    因為平日里,這個男人雖然面子功夫做得很足,讓外人看上去他們夫妻恩愛,琴瑟和鳴。

    可實際上她心里面清楚的很,段元新對她應該是半點感情也沒有的。

    “你是個好女人吶!”

    段元新不知為何,一臉感慨的嘆息一聲。

    女人靜靜看了他一眼,依然沒問。

    段元新看著女人溫婉的臉還有那雙明麗的眸子,忍不住問道:“咱們認識,也快三十年了吧?”

    “嗯,二十八年半。”女人聲音溫和的點點頭。

    “嘿,你記得到時比我還清楚。”段元新自嘲的一笑,然后看著她問道:“我有個問題,一直憋在心里,挺好奇的。”

    “什么問題?”女人聲音糯糯的問道。

    “從我認識你那天起,你就是這樣的,到今天也沒變過。你是我見過的女人當中,極少數幾十年如一日,始終表里如一的,”段元新看著她:“可為什么……”

    女人也看著段元新。

    段元新猶豫一下,苦笑著擺擺手:“算了,我不問了。”

    女人愣了愣,看著站起身,似乎想要離開的段元新,忽然輕聲道:“元新。”

    “嗯?”段元新回頭看了她一眼,她很少這么稱呼自己的。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女人溫柔的問道。

    “我……沒,沒有心事。”段元新臉色漸漸平靜下來。

    “你是個好女人!”

    他想了想,又說了一遍,像是在說服自己。

    “其實,我知道你想問些什么。”女人忽然幽幽說道。

    “嗯?”段元新微微一怔,大概是沒想到這個從來都是溫婉賢惠的女人,會以這樣的口吻說話。

    “我總覺得你最近好像有心事的樣子,當然,這是你們男人的事情,我也不便多問,”女人柔柔糯糯的說道:“不過關于我為什么會……其實這么多年,我一直想和你說說。”

    “哦?”段元新原本已經打算走出去的腳步,又不知不覺的退回來,坐在女人對面,看著她。

    “我知道你有心上人,也知道你看我不起。”女人道。

    段元新失笑著搖搖頭,否認道:“沒有沒有,這個真沒有,若是看不起你,我不會經常拉著你這樣說說話。”

    女人不置可否地笑笑,她沒有在意段元新的解釋,只是聲音輕柔小心翼翼的道:“我是家里面最小的姑娘,我上面有三個哥哥,還有兩個姐姐。”

    “嗯,這我知道。”段元新點點頭。

    女人道:“我的家境不是很好,但我的哥哥姐姐們天賦都不錯,只可惜他們沒有錢,更沒有資源……”

    “現在他們厲害啦,有你幫襯,過得都很好呢!”段元新笑道。

    他那名義上的舅哥跟姨姐們,現在可不能簡單的用“過得好”這三個字來形容。

    身為段家當代家主夫人的哥哥姐姐,他們隨便哪個,都是這天湖星的大人物了。

    雖然沒有住在段家主城,但每個人都是名動天下。

    說起來,這女人一家子都挺優秀的,她的那些侄男外女,一個個也都厲害的很。

    “嗯,這一切,還要感謝您。”女人低聲道。

    “你我夫妻,何必言謝?”段元新笑著道:“即便是假的,但該做的事情,我也會做。”

    心中卻忍不住嘆息一聲,這女人著實是個好女人,若沒有太上長老橫在中間,就真的娶了她,然后再生一個兒子,扶植他做世子,是不是也可以?

    如果可以這樣,他又何必要冒著極大風險,干掉段勇,干掉太上長老,然后去把人家上官家的夫人給接回來?

    當然,跟妹妹的感情是真的,可她終究做了那么多年的上官夫人……

    可惜……這世上沒有如果。

    “其實也正是因為這些,我當年……當年才會。”女人低聲道:“可我心里面,也是真真感謝您的。”

    “嗯,你是個好女人!”

    段元新第三次說起同樣的話,然后站起身,一臉認真的看著女人道:“你放心,不管到什么時候,我都不會不管你,更不會……傷害你!”

    說完,他大步流星,出了大殿。

    大殿里,女人秀眉微蹙,眼神中帶著幾分迷惑跟不解。

    她預感到要出事,可到底要出什么事,她卻完全想不到。

    雖然做了這么多年段夫人,但她從來都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跟個大家閨秀也沒什么分別。

    幾乎在所有人眼里,夫人一直都是這么單純的。

    所以即便她現在想要問一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但卻悲哀地發現,她竟然無人可問。

    段元新出門之后,身邊兩名護衛自動跟上來。

    “保護好夫人,不要讓任何人傷害到她!”

    段元新低聲道。

    “是,家主。”兩名護衛齊聲答應。

    我還能保護她多久?

    等她回來的時候,能容得下這女人?

    唉,她回來之前,還是要把她送走。

    這兩個她,一個是跟他有名無實,做了二十八年半夫妻的女人;另一個……卻是跟他有著兄妹關系,但并無血緣,還給他生了兩個兒子的女人!

    孰輕孰重,他拎得清,可不知為什么,他很舍不得這個有名無實的妻子。

    所以,他是真的不會傷害她。

    至少,他是這樣認為的。

    當天夜里,天湖段家的這座主城里面,爆發出一連串的巨震。

    仿佛地震了一般,整座城都在劇烈的顫抖。

    大量的建筑垮塌,人員傷亡經過初步統計,至少有數千人之多。

    段家對此作出的解釋,是有地龍翻身了。

    可實際上,真正有點修為的人都知道,昨天晚上,發生了了不得的大事!

    驚天的大事!

    狗屁的地龍翻身,分明就是有強者出手了!

    三天后,段家主城這里,傳出太上長老突然暴斃的消息。

    盡管眾說紛紜,但還是有各種各樣的流言傳出。

    基本上都跟之前那場“地龍翻身”掛鉤。

    有說太上長老被仇家所殺,也有說太上長老其實是跟家主不和,甚至還有更離譜的,說太上長老當年把夫人嫁給家主之前,就跟夫人有私情,甚至就連如今的世子段勇都……

    有人覺得傳言這東西,根本靠不住,不過也有人認為無風不起浪。

    反正最近幾天,各種各樣的傳言順著段家主城,迅速蔓延整個天湖星。

    幾乎所有人都在談論著這件事。

    段家死了太上長老,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不說舉國哀思,也差不了多少。

    家主段元新跟夫人那次談話后的第五天,段家遲來的公告終于出來了。

    “太上長老大人因病離世,天湖星哀悼一月。”

    只有這樣短短的一句話,看上去就特別敷衍。

    雖說哀悼一月,已經等同家主離世的待遇,但還是讓人覺得段家官方的態度有問題。

    似乎給人一種就連表面功夫都不愿做的感覺。

    如此,那些流言蜚語,甚囂塵上!

    但家主的后宅里,夫人該養花養花,該喝茶喝茶,該彈琴彈琴,總之,一點都沒有受到外面風浪的沖擊。

    她甚至連太上長老暴斃的消息都不知道!

    整個后宅,從上到下,沒有一個人嚼舌根跟她說這個。

    甚至連私下里的議論都沒有。

    因為后宅上上下下,哪怕心腸不好的人,心里面都清楚——夫人是個好人。

    接下來的這些天里,整個天湖星都沉浸在一種緊張的氛圍當中。

    當然這并不是因為大家哀悼段家太上長老的離世。

    而是這顆星辰,正在刮著一場劇烈的風暴!

    風暴之下,人人自危!

    幾乎所有跟太上長老有關的人,不管無辜不無辜,全都遭到了清算!

    與之相對應的,則是其他長老的那些手下,迅速開始上位。

    讓人有些看不懂的,則是連世子都受到了牽連。

    但凡跟世子有關的人,同樣受到了各種各樣的清算。

    雖然沒有打太上長老一系那么狠,但一個個也全都灰頭土臉,甚至連頭都不敢冒出來。

    這天湖星,真的是要變天了嗎?

    于是,一個更兇的謠言就這樣突然間冒出來了——

    “呵呵,早就說過,家主跟自己親妹妹……還有了兩個孽種,就是上官家那兩位,不是我造謠,先不要說驗血這事兒,網上有那兩位的照片,你們好好看看,那照片上兩兄弟的長相,跟咱們家主是不是特別像?是像舅舅嗎?不,是像親爹!今天我就把話撂在這,如果回頭天湖段家的新世子不從這兩人當中選,我特么就自殺謝罪!”

    “原來的世子?原來的世子當然是要被干掉的!原來的世子再親,那也是外面的女人生的,可不是他妹妹生的!”

    所謂殺人誅心,這個傳言一出,簡直石破天驚!

    過去雖然也有無數人懷疑段元新跟他妹妹之間有問題,但終究都是在私下里偷偷議論。像這次這樣,直接光明正大發在天湖星的網絡上,并且還找不到出處的大膽言論,尚屬首次。

    這傳言幾乎在一夜之間,就傳遍了整個天湖星的每一個角落。

    段元新坐在書房里,堅硬的木質座椅上,還坐著幾個老人。

    段元新有些躊躇滿志的感覺。

    這么多年了,如此的意氣風發還真是第一次。

    第一次有種——我就是家主的感覺。

    第一次有種——這顆星球我說了算的感覺。

    同樣也是第一次,真真正正,感受到家主的地位,和尊嚴。

    后者在他看來,更重要!

    低調隱忍了這么多年,為的不就是這一天嗎?

    太上長老實在是太老了!

    就像是一只沒了牙的老虎,趴在那看著還挺嚇人,可實際上,他連站起身的力氣都沒有了!

    即便面對一條狗,只要膽子夠大,將死的老虎也根本不是對手。

    當然,膽子那么大的狗幾乎沒有。

    遠遠吠叫幾聲沒關系,真要讓它沖上去,老虎一個眼神就能把它嚇尿。

    所以,是段元新親自動的手!

    雖然很多人都以為他是一條狗,太上長老養的狗。

    可實際上,他自己心里面非常清楚,他不是狗!

    他是一頭壯年的獅子!

    當他羽翼徹底豐滿,當他做好了全部準備,當他終于鼓足勇氣,一劍刺向那個行將就木的老者心臟的時候,他才突然間發現:原來那個他心中有如夢魘一般的太上長老,竟已虛弱到了那種地步。

    那可是一個真正的神級大能啊!

    接近神級巔峰的存在!

    活了無盡歲月的老不死,掌管上官家族無數年的老祖宗!

    竟被他一劍給刺死在當場。

    雖然他臨死前的那一下也挺狠的,甚至讓段元新受了點傷,讓整座城都受了點傷。

    可那跟他的死比起來,實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心中橫亙的最大一根刺……被拔除了!

    如果不是事情太多,他甚至差一點點,就想在夫人的房間留宿了!

    不過最后關頭,他還是忍住了。

    夫人是個好人。

    書房里。

    其中一名老者面帶得色的道:“恭喜家主,賀喜家主,這才短短幾天的時間,整個天湖星……已經有百分之六十,完全被我們的人所掌控,剩下那百分之四十,都是來自各大財閥,目前還在觀望狀態,相信他們只要不傻,就知道應該怎么選擇。”

    另一個老者說道:“家主,關于最近那個謠言……我們要不要澄清一下?另外,也為接夫人回來……做個鋪墊?”

    第三個老者也點點頭,說道:“對,家主,這件事應該重視一下,不然的話,那謠言越傳越離譜,到最后指不定變成什么樣子。”

    這三個老者,都是天湖段家長老會成員,是段元新這些年來,暗中扶植起來的真正自己人!

    這些人可以說,是段元新的絕對心腹,是死忠,知曉他的一切秘密。

    段元新臉上露出一抹冰冷,最近流傳出來的那傳言,他一聽就知道是出自段勇的手。

    冷笑道:“呵呵,終于忍不住出手還擊了嗎?可惜,等他回來的時候,所有靠山,所有羽翼,都已經被我剪除掉!他還能拿什么來跟我斗?”

    “家主,道理是這樣,不過我們也不要大意。”一名老者道。

    “圣地入口處的埋伏,都已經設好了嗎?”段元新問道。

    “回家主,都已經設好,五名大宗師級的符篆師,早已將符陣布好,只要他一出來,符陣立即發動,他必死無疑!”另一個老者微笑著,然后看著段元新道:“當然,前提是他能出來。如果我沒猜錯,這會兒他的尸骨……可能都已經冷了吧?”

    “哈哈哈!”房間里,一群人全都忍不住開心的笑起來。

    段家家主的后宅。

    溫婉賢惠的女人正在用剪刀修剪一株玫瑰花,卻不小心被那玫瑰上的尖刺扎了一下手。

    她境界很低的,只有不到三級靈戰士這樣。

    從小就沒有這方面天賦,也從來沒想過要修煉一下。

    所以皮膚又白又嫩,被刺扎一下,頓時有一滴血流出來。

    “夫人您沒事吧?”身邊的侍女見狀頓時嚇了一跳。

    這要是讓家主看見,挨頓罵都是輕的,這還是夫人一直護著她們這些下人,不然被拉出去打死怕是都有可能。

    “沒事沒事,別那么大驚小怪的。”女人將手指放在嘴里,輕輕吸吮一下,然后看了一眼身邊侍女:“不要跟別人說。”

    “嗯,知道了,夫人!”侍女看向女人的眼神,充滿尊重。

    女人微微一笑,繼續拿起剪刀,剪向那根看上去不太整齊的枝杈。

    咔嚓!

    一剪子下去,那根歪歪扭扭不整齊的枝杈掉在地上。

    “嗯,這回看著,就順眼多了呢。”女人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身邊侍女也忍不住跟著笑起來。

    那邊正在干活的下人們,也全都跟著笑起來。

    雖然不知道笑什么,但夫人開心,他們也都跟著開心。

    可卻沒有人看見,夫人笑的時候,眼里卻是沒有絲毫笑意的。

    甚至在她眼底,藏著一抹深深的冷意,還有恨意。

    尸骨無存么?

    你們才尸骨無存!

    我兒若有半點差錯,即便拼了這條命,我也會給他討個公道!

    女人將剪刀遞給身邊侍女,然后輕聲道:“我有些累了,回去休息吧!”

    “好的夫人。”侍女答應一聲,將剪刀收起,然后扶著女人回房。

    心里面卻是心疼的很,夫人太柔弱了!

    這才剪了幾根花枝,就覺得累了,也不知道家主怎么想的,段家真的缺乏靈珠嗎?

    就不能用靈珠將夫人的境界提升到高級靈戰士,讓她的體力變得更強一些?

    ……

    ……

    天湖圣地里面,眼看著就要到“門”那里。

    段勇跟白牧野兩人聊了一路,亂七八糟的,什么都聊。

    倒是越聊越投機。

    身為一個上古時代的老靈魂,段勇的見聞太廣博了!

    天文地理,音樂藝術,各種雜學。

    但凡是這世間有的知識,就很少有他沒涉獵過的。

    不過這倒是沒什么,作為一個上古活到今天的老靈魂,知道的多些似乎也沒什么。

    真正驚訝的人,其實是段勇。

    因為他幾乎可以確定,白牧野這年輕人和他不一樣。

    他是一個“轉世投胎”重新練級的老靈魂。

    但白牧野……則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年輕天驕!

    即便他生在白家,但這樣的一個年輕人,懂的知識,也著實有點多得過分了。

    才多大呀!

    即便從娘胎出來就開始看書,又能看多少?

    他卻不知,白牧野空間指環里面,裝著一個上古時代大宗門的圖書館!

    而看書學習,又是小白的最愛。

    幾乎所有一個人的空閑時間,小白都是用來看書的。

    所以原本就對小白印象不錯的段勇,愈發的欣賞起這個當時的超級天才。

    用他的話說就是:我呢,其實是占了天大便宜的人,我帶著無盡歲月積累的海量知識,重新轉世重修,所以,用玩游戲的說法,我是開了外掛的!但小白你不一樣,你真的是絕世天才!就像我曾經那個時代的年輕王者一樣,你們的天賦……太厲害了!

    白牧野心說,你轉世重修就算開掛?

    那我的造化液算什么?

    停在入口處,段勇對白牧野輕笑道:“其實,有件事,我一直沒跟你說。”

    “怎么?”白牧野看了段勇一眼。

    “我母親,她雖然靈力值低得很,境界也很差,但有一點,她的精神力還是挺高的,至少,誰要是想害她,也沒那么容易。”段勇幽幽嘆息了一聲:“只可惜,這些年來,段云新那狗賊對她的看管太嚴了,不然,她怕是早已踏入神級!”

    白牧野微微一怔,正琢磨段勇這句話什么意思呢。

    段勇笑起來,眼圈卻有點微紅,輕聲道:“我那前輩找遍整個天湖星,給我選出來的母親,怎么可能是個凡人?”

    說著,段勇看著白牧野:“前世不論,只談今生,從今后,我認你白牧野是我兄弟!”

    這一番話,有點沒頭沒腦的,不過白牧野多少有點懂了——

    段勇是真的在乎他這一世的娘親,然后,好像是發生了一些他現在還不清楚的變故。

    “情況有變,咱們出去,怕是就要有一場惡戰了!”段勇笑起來,看著白牧野,“我認你這兄弟,所以,你們可以留在這里,回頭去天湖吧!如果有一天,進來找你的人不是我,那你們就進這個地方!”

    說著,段勇扔給白牧野一枚玉簡:“這里面有幾處禁地,里面都是上古超級存在,嗯,屬于脾氣性情還算溫和,不至于做出奪舍這種事情的。可以找他們,尋求庇護。”

    白牧野看著段勇,輕聲問道:“發生了什么?”

    段勇仰天嘆息一聲:“那狗賊,提前發動了,我那前輩,為了穩住他,已經不在了……”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浙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