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你跑不過我吧 > 第277章 現在的貓頭鷹都這么野了嗎?
    “看來熟能生巧這個詞,還真是有道理的。”慕遠感慨了一句。

    自從上次公園的那起烏龍事件后,慕遠便開始嚴格要求小毛:既然要做一件事情,就要做到盡善盡美不是?哪怕你只是一只貓頭鷹,也不能放松對自己的要求。

    所以,慕遠便給小毛提出了最嚴格的要求:不能隨地大小便。

    現在這樣的培養,總算是有了成績。

    想想那東西掉進鼻子里,肯定比掉嘴里還有感覺吧……

    慕遠僅僅是身臨其境地想想,就感覺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更不用說別人是親身體會了。

    借助小毛的視野,看了看已經全被折騰起來的六個人,他又心滿意足地將小毛招了回去。

    現在慕遠對小毛的貓頭鷹形態可是非常滿意。

    要換做其他鳥,在夜里飛來飛去,難免會弄出聲響,可貓頭鷹不一樣,這家伙擁有無聲飛行的本領……

    當然,這倒不是說小毛的第二形態就全無缺點,畢竟鳥無完鳥嘛,不可能所有優勢全占了不是?

    就拿力氣來說,體型較小的小毛就不太具有優勢,哪怕小毛已經經過了兩次強化,力量與以前相比有了很大的提升,可與金雕、海東青一類猛禽相比,還是有著一定的差距的。

    要是自己給小毛第二形態選擇的是金雕,經過兩次強化后的它,說不定就已經能搏殺虎狼了。

    可自己的職業是警察,寵物的最大用途是輔助自己偵查破案,弄個這么兇猛的猛禽價值反而小了許多。

    畢竟,打斗搏殺這類事情,自己上就行了,根本用不著寵物。

    想著這些,慕遠握了握自己的拳頭,力量感爆棚。

    他很是滿意地笑了笑。

    就自己這體格,碾壓一大堆小鮮肉是沒問題的,找女朋友更是沒問題的……

    而且自己游泳技術那么好,想想體壇那些游泳健將,哪一個不是肌肉感十足的帥哥?

    “或許自己真應該找機會去游泳館客串一下教練。”

    人啊,睡不著的時候總容易胡思亂想,特別是晚上……

    一旦胡思亂想,就會忍不住想干點什么事情。

    可這里除了自己的兩只寵物之外,也就柯洪波等人了。

    慕遠沒有虐待動物的愛好,就只好將目標放在柯洪波等人身上——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嘛。

    空中投擲確實是一個很好的辦法,但也不能常用,更不能每次都精準地落在鼻孔里——那樣的話,就算柯洪波等人再怎么無法接受,也會覺得這事兒很蹊蹺。

    所以,這鳥糞偶爾也會落在頭上、落在手上……

    ……

    慕遠就這樣瞪大了眼睛,“苦苦地”等著時間流逝。

    終于,昏暗的天空逐漸開始變色,東方泛起了魚肚白——這又是一個艷陽天。

    幸好現在還沒到夏天,不然這天氣夠嗆。

    慕遠像猴子一樣從大石頭上爬下來,瞅了瞅周圍,還是挺昏暗的,只好借助小毛的視野,找了處山林間的小溪,簡單的抹了一把臉。

    被這冷水一刺激,那種整夜沒睡好覺的疲憊感消失一空。

    不是慕遠不想使用精力藥劑,畢竟現在也不需要動腦子,能省則省吧。

    等慕遠重新回到那塊大石頭上,太陽已經從東邊的山頭升起來了。

    “哎!肚子好餓!”

    慕遠很郁悶地發現,自己有時候考慮事情確實不夠周全。

    昨晚就想著跟蹤了,卻沒想過早上吃什么——主要也是那會兒吃得太飽,人只要一吃飽,就容易忽略自己會餓。

    也不知道這些人的交易對象什么時候會到,慕遠也不敢輕易離開。

    “要不讓小毛幫自己去找找有沒有什么野果吃?”

    這個念頭剛起,就被慕遠打消了。

    因為他感應到小毛這家伙剛剛一個俯沖,然后叼了一只肥碩的老鼠飛起,很快就將那東西撕碎,吞進了肚子里。

    尼瑪,那血淋淋的鳥嘴給自己銜來的果子,自己敢吃?

    忍忍吧!

    這一刻,慕遠有一種抽卡的沖動,萬一抽中類似于辟谷丹之類的寶貝呢?

    可是看到那刺眼的82俠義值,慕遠又慫了。

    瞅了瞅柯洪波等人,發現他們一個個頂著黑眼圈爬了起來,慕遠心情舒坦了不少。

    他敢打包票,昨晚這群人絕對沒自己休息得舒坦,前半夜就不用說了,被狼嚎聲折騰得不敢入睡。后半夜就不用說了,那叫一個凄慘。

    估摸著這些家伙在懷疑自己這群人里是不是有誰掏了鳥窩,被母鳥給盯上了……

    現在天都亮了,雖然沒了鳥糞的襲擊,但也睡不著了。

    在慕遠暗戳戳地注視下,這些人爬起來后,先解決了腹中一夜的積蓄,然后便打開了一個背包,從里面取出了一袋袋的東西。

    于是,慕遠又不平衡了。

    尼瑪!看看地上放的都是什么?面包、餅干、牛奶……

    然后,柯洪波等人見識了自己有生以來最瘋狂的一幕。

    一只貓頭鷹,一個俯沖沖到地上,抓起一大袋子面包,晃晃悠悠地飛走了。

    “這死鳥……”被鳥糞折磨了一晚上的柯洪波等人,自然而然地將這鳥與昨晚的遭遇聯系到了一起,一個個都憤怒無比。

    可他們也沒傻的去追鳥,哪怕對方抓了一大袋的食物,也肯定是追不上的。

    “現在的貓頭鷹都這么野了嗎?”苗哲喃喃念叨了一句。

    “我感覺這座山太邪門了。”盧高杰咬牙切齒地說道。

    其余之人紛紛點頭。

    似乎自從昨晚上了這座山之后,他們就沒消停過,一直被各種詭異的事情折磨著。

    狼嚎、帳篷被老鼠咬斷、鳥糞淋頭,現在更夸張,居然貓頭鷹都敢在他們面前搶吃的了……

    不過他們就算再覺得不可思議,也沒將這一切與人聯系到一起,更不用說會想到這一切只是一個警察的惡作劇了。

    就在他們嚴重懷疑這座山的風水有問題的時候,那只該死的貓頭鷹又從某個不起眼的角落里沖了出來,抓起裝了兩盒牛奶的袋子飛走了。

    “尼瑪,成精了吧?面包吃了還知道喝奶?”王峰林瞪大了眼睛。

    盧高杰憤怒地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發泄地朝那已經飛向空中的貓頭鷹扔了過去。

    ……

    慕遠愜意地吃過早餐。

    牛奶配面包,還是很不錯的。

    雖然只是五分飽,但也好過餓肚子不是?

    有了精神,慕遠控制著二毛飛向高空,沿著山頭向外圍繞圈,重點關注山的另一邊……

    中途慕遠接了個電話,是萬大隊打過來的,他說他們已經登上了前往平金市的飛機,預計一個小時抵達平金市。

    慕遠很煩躁,因為他還沒看到柯洪波等人交易對象的身影。

    “要不先動手?”慕遠猶豫著。

    可這群人不進洞,他就算想動手,也沒把握將他們一舉擒獲啊!

    除非自己有槍,否則不可能做到一控六。

    這與個人戰斗力無關,都是長腿的,打不過還不知道逃啊?

    如此猶豫了幾分鐘,忽然慕遠腦子里收到了一段信息,是小毛傳來的。

    他心頭一動,立刻將感知切換到小毛身上。

    下一秒,他透過林間樹葉的縫隙,看到了兩個人幾公里外的山路上快步走著。

    “靠近點!”慕遠一道念頭傳給了小毛。

    小毛一個俯沖,便來到了樹梢上方。

    這次慕遠看的很清楚,那是兩個三十多歲的男子,面容比較黑瘦,具有明顯的東南亞人特征。

    不過這兩人的黑瘦僅僅體現在臉上,身子骨卻還是很強壯的。

    特別是其中那位走在前面的男子,臉上有一道兩寸多長的疤痕,讓他平添了幾分兇厲氣息,估計能止小兒夜哭。

    這兩人一邊走著,一邊交談著什么。

    倒不是小毛聽不到他們說話,相反,它聽得清清楚楚的。

    可小毛聽到了也沒用,因為他們說的根本不是漢語,這讓只懂得半門外語的慕遠情何以堪?

    原本還想通過偷聽這兩人的談話來確定他們是不是柯洪波等人的交易對象呢,結果看來自己純粹是想多了。

    不過慕遠也不著急,反正這片山林中也沒發現其他人,就先跟著這兩人瞧瞧好了。

    十多分鐘后,慕遠臉上浮現出驚喜之色,他聽到那刀疤男子手機響了起來。

    只見他拿起電話,直接就接通了。

    “你們到了?那你們先等著,我們最多二十分鐘就能到。”

    這次說的是漢語,盡管語調走樣嚴重,但慕遠終歸還是聽懂了。

    幾乎在同一時刻,慕遠控制著小毛迅速飛向柯洪波等人所在的地方,發現柯洪波正拿著手機往褲兜里放,看樣子是剛通話結束。

    這事兒基本上穩了。

    當下,慕遠也沒再去關注柯洪波等人,重新讓小毛飛臨那兩個黑瘦男子上空,對周圍展開了仔細的搜索。

    他覺得,既然柯洪波等人不放心對方,擔心會被黑吃黑,那么想來雙方的關系并不是那么融洽,既然如此,這兩人應該也不會太信任柯洪波等人。

    可為何這方就只有兩人過來交易呢?會不會還有人藏在暗處?

    這是慕遠最擔心的情況,他可不想自己等會兒動手的時候上演腹背受敵的慘劇……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浙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