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一世兵王 > 1614章 出刀應戰
    “呃……”

    耳畔響起忍皇殺氣騰騰的話語,察覺到的忍皇異常,無論是那些日本武者,還是來自全球各大勢力的情報人員,甚至是中山一忍本人都愣了。

    他們都不知道,身為日本武學界代表性人物,一向冷漠示人的忍皇,為什么會突然之間暴跳如雷。

    “是,忍皇大人,只要他敢上場,我必然斬下他的頭顱!”

    盡管中山一忍很好奇忍皇暴怒的緣由,但他很聰明,并未當場詢問,而是干凈利落地答應了下來。

    話音落下,中山一忍將目光投向了鐘夫。

    這是自鐘夫抵達現場之后,中山一忍第一次看鐘夫。

    “鐘夫先生,您不能應戰!”

    與此同時,武空連忙開口說道。

    他不但知道鐘夫在上世紀那場戰爭中做的貢獻,也知道鐘夫因為與那兩個擁有巔峰強者實力的日本武者一戰,遭受重傷。

    雖然鐘夫花了好幾年時間養傷,但留下了暗疾,導致他的武學境界止步不前,終生無法踏入絕世強者領域——九十多年過去了,鐘夫依然如同曾經在戰場上殺敵時一樣,仍舊是巔峰強者!

    而如今的鐘夫,一百多歲,身體機能早已退化,氣血也不像年輕時那般旺盛了。

    在這樣一種情形下,武空壓根沒有想過鐘夫上場能夠戰勝中山一忍,而是擔心鐘夫應戰會發生意外。

    而忍皇和中山一忍的對話,更是加重了武空心中的擔憂。

    “我既然來了,肯定是要應戰的。”

    鐘夫知道武空的心思,也明白武空的好意,但卻淡然一笑道:“你不用擔心我這把老骨頭,反正我已經一只腳踏進棺材了。”

    “可……可是……”

    武空情急之下,竟然不知該如何回應鐘夫。

    “我意已決,你讓開吧。”鐘夫再次開口,表明態度。

    “這樣吧,鐘夫先生,我請示一下古主任。”

    武空聞言,靈機一動,飛快地說道:“您既然來了,無論是否應戰,古主任都應該過來的。”

    “你是說小古啊,好吧,那你先通知他吧。”

    鐘夫沉吟了一下,同意了武空的決定。

    因為,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古宗年是代表華武組織去看望和慰問鐘夫的成員之一。

    聽到鐘夫的話,武空松了口氣,然后不敢怠慢,第一時間聯系古宗年,將情況如實匯報。

    古宗年聽后,震驚不已,第一時間帶著喇智、夏昊等人從酒店別墅趕到了陳家寨寨子口。

    “鐘先生!”

    如同之前武空一樣,古宗年、喇智、夏昊等華夏武學界有頭有臉的絕世強者,紛紛向鐘夫問好,尊稱為先生。

    顯然,他們都知道這位華夏武學界最年邁的老人,更清楚這位老人曾經為這個國家所做的一切!

    “時間可過得真快啊,一眨眼,小古你都老了。”

    鐘夫看到古宗年,一陣恍惚,而后正色道:“我剛給小武說了,我聽說了小鬼子挑戰咱們華夏武學界的事情,心中不舒服,也不服氣,所以來這里發揮余熱。”

    “對不起,鐘先生,我們給您和老一輩華夏武者丟臉了。”古宗年一臉自責地致歉。

    “我看報道說,小鬼子是趁著我們兩位最強武學天才受傷和閉關期間才敢來挑戰的,算不上丟臉。而你不讓那些沖動的年輕武者應戰,也是在保護他們,沒什么錯。”

    鐘夫輕輕搖頭,然后道:“好了,你也過來了,廢話就不說了。”

    “鐘先生……”

    古宗年試圖開口阻攔。

    然而——

    這一次,不等他將后面的話說出口,鐘夫便搖頭打斷:“小古,我連夜趕到這里,你不讓我上去,哪怕我愿意,我手中的刀也不愿意啊?”

    “——”

    古宗年無言以對。

    因為,他知道,眼前這位曾經殺到日本關東軍聞風喪膽的老人,與那些熱血沖頭的武者不同。

    老人不是腦袋一熱要上去挑戰,而是抱著殺敵的決心和視死如歸的態度來的!

    鐘夫見狀,不再多說,直接邁步從古宗年身旁走過,然后在眾人的注視下,走向生死擂臺。

    他的步伐不大,卻異常堅定;

    他的歲數已大,但身子筆直。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停止,畫面仿佛在這一刻靜止。

    眼前的一幕,深深地鏤刻在了包括古宗年在內所有人的腦海里!

    “嘿……真沒想到,這個老頭竟然真的敢上場應戰!”

    “看樣子,他在華夏武學界也算個人物,不知道實力如何。”

    “這還用說嘛?中山一忍大人殺他如屠狗,只需一刀便可斬下他的頭顱!”

    ……

    隨后,現場的安靜被打破,那些來自日本的武者紛紛開口了,言語之中盡是戲謔與嘲弄。

    唰唰唰……

    隨著那些日本武者的話出口,古宗年、喇智、夏昊、武空等人的臉色頓時變了,但他們都沒有開口說什么,只是看著前方那道衰老的身影,看著他一步跨入了生死擂臺。

    “華夏鐘夫,應戰!”

    鐘夫進入生死擂臺,腳步一頓,朗聲開口,聲如驚雷,在陳家寨的上空炸響。

    “中山一忍,這個人在上世紀那場戰爭中曾瘋狂屠殺我們的軍人,并且擊殺了我們兩位巔峰強者,讓整個日本蒙羞。”

    隨著鐘夫的話音落下,一直沉默的中村俊輔突然開口了,語氣冰冷,望向鐘夫的目光中蘊含著冷冽的殺意,“如剛才忍皇所說,你不但要擊敗他,還要斬下他的頭顱!”

    “是,中村俊輔大人!”

    中山一忍緩緩起身,先是開口回應了中村俊輔,然后將目光投向鐘夫,就仿佛在看一個死人,“原本殺你這樣的老狗臟我的手,但你竟然曾經殺過我們日本的軍人和武者,那我會讓你在絕望和痛苦中死去!”

    “九十年前,特地趕到東北殺我的那兩名日本武者也說過類似的話,結果他們被我割掉了腦袋,而我活到了現在。”

    面對中山一忍極其張狂又充滿侮辱性的話語,鐘夫面無表情道:“小鬼子,當年你們都沒有打贏我們,現在休想!”

    “嗡~”

    聽到鐘夫看似平靜實則強勢到極致的話語,包括古宗年在內,現場每一位華夏人,只覺得體內熱血瞬間燃燒,腦袋一陣發懵。

    “八嘎!去死!”

    與此同時,中山一忍怒吼一聲,猛地抽出腰間寶刀,撲向鐘夫。

    他來到華夏發起挑戰已經九天,這是他第一次被激怒。

    那份怒火,讓他停止了對鐘夫和華夏武學界的羞辱,而是直接出手。

    然而——

    鐘夫比他更快!

    生死擂臺上那道年邁的身影,猛然一晃,便撲到了中山一忍的身前。

    唰!

    晨輝下。

    染血的砍柴刀,化作一刀黑紅的光芒,劈向中山一忍的腦袋!

    中山一忍挑戰華夏武學界第九天。

    快刀鐘夫,封刀九十余載,首次出刀!

    ……

    ……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浙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