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九龍圣祖 > 一千九百七十四 可能是道侶的關系
    “你可是發現了什么?”

    許紅妝知道眼前這家伙無論是實力還是心智,恐怕都遠在自己之上,因此也就不做那些無用功了,直接就問了出來。

    “是有一點發現,不過還需要時間來證明!”

    云笑微微點頭,目光再次在藍碩的身上掃了一眼,看得這壯碩的漢子微有些疑惑,暗道這件事難道和自己有關嗎?

    “好了,大家也算是認識了,你們兩位就好好養傷吧!”

    經過之前的幾件事之后,云笑仿佛已經是這紅云小隊的隊長一般,直接是擺了擺手開口吩咐。

    但不知為何,這反客為主的舉動,竟然并沒有引起齊英藍碩三人的反感,反而覺得這是理所應當,那個黑衣青年,已經用實際行動征服了他們。

    想必以這位的煉脈之術,他們在以后和異靈的戰斗之中,只要不是當場被擊殺,活命的機會無疑會大上許多。

    連那圣階低級煉脈師都斷言需要兩三個月才能養好的傷勢,竟然在這星辰手中三下五除二就治好了,這樣的手段,實在是讓人心生驚恐。

    暗夜降臨,南垣城中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潛流暗涌之下,似乎在昭示著一些不為人知的東西,或許什么時候就會爆發。

    …………

    南垣城,帝龍軍指揮所大殿三層!

    這指揮所三層是個極為特殊的地方,之所以說它特殊,那是因為在這里只住了一個人,那就是南垣城帝龍軍的統領大人。

    如今的統領大人,可不是什么德高望重的年老之輩,而是蒼龍帝宮的第一天才,甚至可以稱之為九重龍霄年輕一輩第一天才的洛堯。

    以不到三十歲的年紀,就生生將脈氣修為修煉到了洞幽境初期的層次,這洛堯的實力,比起一些老一輩的強者來,還要強悍不少。

    咚咚咚……

    三層大殿之中,一陣敲門聲響起,讓得閉目修煉中的洛堯倏然睜開眼來,眉頭微微皺起的他,明顯是被這突如其來的打擾,弄得有些心情不太愉快。

    “進來!”

    不過作為南垣城帝龍軍的統領,洛堯也知道這并不是以前在龍學宮之中,很多軍務要事都需要他來決策,他也很是享受這樣的高高在上,因此直接沉聲出口。

    嘎吱!

    開門之聲打破了暗夜的寧靜,從外間走進來的,赫然是云笑日間曾經見過的暮光小隊隊長:耿暮。

    “見過統領大人!”

    耿暮作為一個小隊隊長,能直接見到洛堯這個統領,自然是半點也不敢怠慢,見得他躬身行了一禮后,便是垂手站在了一旁。

    “什么事?”

    洛堯的目光在耿暮身上掃過,眼眸之中閃過一絲異樣的精光,然后輕問出聲,對于這個帝龍軍的小隊長,他也是有過諸多了解啊。

    “統領大人,今日許隊長去校場挑選新人了!”

    耿暮沒有拖泥帶水,而當其口中“許隊長”三字出口后,洛堯的目光突然變得有些火熱,這讓得前者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測。

    “哦?是嗎?她可有收獲?”

    洛堯表面上裝作渾不在意,似乎漫不經心地問了一句,這樣的狀態看在耿暮眼中,也不揭破,其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抹黑衣身影。

    “這一次紅云小隊收獲頗為不小,得到了一個通天境巔峰的家伙,不過屬下之所在深夜前來找統領大人,卻是為了許隊長看中的另外一個人,是一個年輕人!”

    或許這才是耿暮夤夜前來這指揮所三層的真正原因,當他最后一句話出口后,果然看到統領大人的臉色微微一沉。

    “什么年輕人?”

    洛堯早就將許紅妝當成了自己的禁臠,容不得他人染指,此刻聽得耿暮的話語,他似乎已經聽出這個家伙想要說什么了。

    “他叫做星辰,年紀約莫二十多歲,修為嘛應該在通天境后期的層次,不過許隊長看起來和此人頗為熟悉,顯然是早就認識的,而且……”

    耿暮先是說了一些自己了解到的云笑情況,說到后來微微頓了頓,似乎是在回憶著什么,又似乎是不知道該如何措詞。

    “說!”

    見得這家伙盡說些無關緊要的東西,洛堯老大不耐煩,直接是沉喝出聲,讓得耿暮身形一顫,不敢再行賣關子。

    “而且我看到許隊長在見到那星辰的時候,竟然……竟然笑了!”

    這耿暮心智不俗,他知道統領大人最在意的是什么,因此此刻說出的話聽起來似乎更像廢話,但他卻知道一定能讓洛堯不再淡定。

    “你說什么?”

    果然不出耿暮所料,當他口中這個消息說出之后,洛堯竟然直接從座榻之上一躍而起,一張臉已是變得極度陰沉。

    自洛堯來到南垣城帝龍軍以來,一直頤指氣使高高在上,所下命令無人敢輕易違背,可偏偏在一個女人的身上栽了跟頭。

    這個女人自然就是不久前才晉升為小隊隊長的許紅妝了,在看到這個女人的第一眼,洛堯就被生生吸引。

    或許是因為許紅妝驚才絕艷的天賦,又或者是那屬于萬妖神體的特殊氣質,讓得洛堯這個龍學宮第一天才,第一次對一個女人生出要動用真情的感覺。

    可偏偏洛堯絕世之姿,在無數次主動示好之后,卻沒有得到那許紅妝的絲毫回應,甚至是一個笑臉都不曾見過。

    正是因為如此,洛堯在聽到許紅妝竟然對另外一個男人露出笑容的時候,心里瞬間就不平衡起來,難道在許紅妝心中,那個叫什么星辰的通天境后期小子,比自己還重要嗎?

    “統領大人,我觀許隊長和那星辰關系絕然不淺,甚至……甚至可能是道侶的關系,這可不得不防啊!”

    對云笑已然生出恨意的耿暮,此刻抓緊一切機會落井下石,卻沒有料到這污蔑之言其實就是事實,那一男一女,當初可是差點就結為夫妻的緣分啊。

    轟!

    當耿暮最后一句話出口后,他發現從洛堯的身上陡然爆發出一股戾氣,似乎下一刻就要忍耐不住,直接去找那星辰的麻煩。

    這無疑是讓耿暮又驚又喜,作為小隊隊長,他不敢擅自在帝龍軍中私斗,可要是能借洛堯這把刀將那云笑殺掉,那豈不是皆大歡喜嗎?

    不過洛堯終究是沒有失去理智,其身上戾氣緩緩收斂,下一刻目光便已經轉到了耿暮的身上,蘊含著一絲莫名的意味。

    “耿暮,耿隊長,那叫星辰的家伙,應該得罪過你吧?”

    洛堯身為龍學宮第一天才,又是這南垣城帝龍軍的統領,自然不會是省油的燈,聽得他意有所指的口氣,耿暮身形不由微微一顫。

    “統領大人英明,那星辰確實是拐跑了我看中的一個新人,但屬下剛才所說也是句句屬實,絕無一字虛言啊!”

    見對方已經猜到了自己對星辰的恨意,耿暮倒也光棍,直接伏跪在地承認了下來,但還是在最后又補了一句,他知道這位統領大人的軟肋在哪里。

    “行,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不過這一次耿暮卻是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這位統領大人似乎突然之間變得冷靜如妖,也不知道其內心深處,到底像不像表面這般平靜?

    “對了……”

    就在耿暮轉身朝著門邊走去的時候,身后突然又傳來一道清冷的聲音,赫然是洛堯所發,讓得他的身形當即就停滯了下來。

    “耿暮,我在龍學宮的那位耿煜師弟,應該是你本家堂侄吧?”

    身后洛堯的聲音清晰傳來,讓得耿暮身形狠狠一顫,因為這個事實,他一直都認為洛堯并不知曉,而他也是有自己的一些小心思的。

    “你們的關系我不想管,但你耿暮既然是我南垣城帝龍軍的隊長,就應該知道誰才是能決定自己命運的人,好自為知吧!”

    洛堯嘴角微微翹起,這一番話無疑是打消了耿暮最后一絲奢望,他知道自己的那些小心思,已經完全被這年輕的統領大人看穿了。

    “統領大人明鑒,那耿煜確實是我本家堂侄,但他一朝進入龍學宮,就再也不將我們這些耿家老輩放在眼里,咱們已經很多年沒有來往過了!”

    耿暮轉過頭來伏倒在地,而其口中說出的話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對于其話語之中的真假,此刻的洛堯根本就沒有心思去管。

    “這樣最好!”

    隨著洛堯的輕聲發出,耿暮這才大大松了口氣,然后他就聽到上方聲音又道:“繼續監視紅云小隊的情況,尤其是那個叫星辰的小子,任何風吹草動,都必須第一時間稟報于本統領,知道了嗎?”

    看來洛堯還是沒有能放下剛才耿暮所說的話啊,他看似平靜,實則已經因為這個消息而陷入了一種憤怒之中。

    從耿暮的消息上,洛堯不難推斷出許紅妝和那星辰確實是早就認識的,不過他心中也僅僅是憤怒而已,并沒有半點的擔心。

    這位可是堂堂的洞幽境強者,蒼龍帝宮乃至整個九重龍霄第一天才,如果在面對一個通天境后期小子都還沒有自信的話,那對他來說,明顯是一種羞辱。

    @R

    (三七中文 www.uppmex.tw)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浙汕